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往事
毛泽东和傅柏翠第一次见面的故事
发表日期:2016-10-10
【字体大小: 】  [打印] [收藏] [关闭]

    黄树祥

  开国少将黄炜华的二弟,我的二哥黄学良曾多次给我讲过一个既神奇又现实的故事。黄学良于1945年在福建古蛟中学就读期间,认识了当地的“山大王”傅柏翠。亲自听傅柏翠讲的不少事情,特别是听他讲见到毛泽东、跟毛泽东闹革命的事情。

  傅柏翠的眼光比较远大,觉悟较高,留学过日本,思想较为进步,对中国当时的前途命运很担心,也认真研究过,总觉得要寻求一个救国的策略来,但想来想去理不出个头绪。

  傅柏翠的文学功底也较深。他在当时国民党统治的古蛟中学,有相当名望,校长请他撰写的校歌歌词,学生喜欢唱,傅的名声得到飞扬。那时身为国民党党员的他,具有相当实力。他出身于大地主家庭,但有开明的一面,叛变家庭,曾把自家的土地无偿分给农民。在前次土地革命时与毛泽东有较亲密的接触,得到很多教诲。

  某一天,傅柏翠来到古蛟中学,校长不在,就随便和黄学良等学生聊起天来,傅毫不掩饰地说到和毛泽东第一次会面的情况。

  下面是傅讲的故事:

  人民领袖毛泽东是调查研究的典范,每到一个地方每遇到一件事情,总要调查研究一番,把“底”摸清探透,才付实施。当时毛泽东风尘仆仆来到上杭指导革命工作,听说古田蛟洋一带的梅花山很有名气,那里的农民比较闭塞,又听说那里的“山大王”傅柏翠有些开明思想和传奇做法,对革命有认识,但究竟如何开展革命心里渺茫。

  毛泽东想见见傅柏翠,决定亲自深入调查了解,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嘛!

  毛泽东微服私访,梅花山很大而复杂,所以带了两个“伴”一同前往。那时山里交通极为不便,长途跋涉来到一个险要的山口,那里有两个一高一矮的“武装”人扼守。他们见到陌生人很紧张,吆吆喝喝地问:“哪里来的?到哪里去?干什么的?”一连串想问个清楚。毛泽东心平气和地随口答道:“远道而来,到山里看看,了解点实情。”高个武装人一听来了解实情,更为紧张起来,自问“莫不是探子?”于是他们便是严词审查。毛泽东采取你急我不急,有话慢慢讲的办法,就想在审问中得到情况,他虚心地称老乡,口气亲昵。毛泽东见到他们没有好气,就把话叉开说:“老乡,这山叫什么山呀?看来竹子成林,是产竹笋很多吧?百姓日子好过吗?山主人是谁呀?”

  武装人对毛泽东的问话,要不就不理不睬,要不就用硬话来堵:“你知道什么呀,东问西问!”

  毛泽东仍然态度和霭,语气缓和说:“老乡,你不要急躁嘛,话可以慢慢讲哟!”

  那俩人商量说:“不要和他们牢骚,多讲怕真情说漏。”他们不能说服来人,便下了逐客令:“你们不要烦人,快走,快离开!”

  作“伴”者敲敲边鼓说:“你们这个老乡,怎么不讲理,山又不是你的,我们进去看看有何妨碍?”

  另一个说:“山里有路,有路不是给人行的,要路干什么?”

  他们俩人回答不了,真是急了,说:“看来不带你们见主人,是制服不了啦!”

  毛泽东听到主人二字心里便是高兴,随口而问:“你们主人是谁呀?”

  答:“那是保密的,休想告诉你!”

  经过七问八问后攻心说:“你们连主人也叫不出来,是不知道主人的名字吧?”

  矮个的武装人想,该自豪一下反驳说:“谁说不知道?我们主人姓傅……”,觉得不能说,说到一半,停止了。

  “你不说,我来说,你们主人是傅司令?”

  俩人被这一问更急更火,就推推攘攘,说:“走!走!把你们送到司令那里,就老实了,就服了!”

  毛泽东假装说:“不去,不去,我到山里看看就行”,但心想:“这不正中下怀,我正是要见司令呢!”

  他们俩人一前一后。毛泽东三人夹在中间,表现出很不情愿的样子。

  经过几个卡口,来到一幢不错的房屋门口,说“你们等着,我去报告一下!”毛泽东使眼色,让“伴”耐心。不多会,只让一人进屋。毛泽东说:“我进去吧?”“你进就你进”。

  经过上述对话,又看到不简单的房舍,毛泽东心里暗喜,主人可能就是傅柏翠,所以从容不迫地进到屋里,见到主人很有礼貌地问:“你是傅先生吧?”“正是,正是,你是……?”响亮地答道:“毛泽东。”傅:“久闻大名,久仰,久仰!请坐,请坐!”毛泽东端坐在一个大师椅上,久盼相见的俩位传奇人物终于相见了,彼此心情都十分愉悦。

  毛泽东看到傅的态度不错,就开门见山大讲起来。从当时中国的情况,中国的危险,中国的命运,中国的前途,到解决问题的策略方法等等,循循善诱,丝丝入扣,讲得透彻,分析得细致,有理有据,说得对方心悦诚服,不断称是。

  “现今中国蒋总统一统天下,但统而不治,军阀割据,各霸一方,混战不断,一盘散沙,哪能治国?”

  “帝国主人从1940年鸦片战争开始,虎视眈眈,他们既互相勾结,又互相争夺,中国就是屠凳上的肉,谁都想吃一块,谁都欲占一方。中国表面上是一个完整国家,但实际上被瓜分得四分五裂,不像个样子,国之虚呀,老百姓呢,民不聊生,日子极苦,在死亡线上挣扎。夫妻共用一条裤的事例很多;卖儿卖女图个活路的例子也不少;无儿无女的叫苦连天,叫天天不应,叫地地无声。而官僚买办、豪绅地主则是“朱门酒肉臭”,不管“路有冻死骨”呀,这样的社会哪里有百姓的活路?”

  傅听得入神,觉得句句在理,不敢异言。毛泽东想:“你不吭声,说明心领神会”,所以继续讲:“伟大的苏联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送来了马克思主义,给中国的买办阶级敲响了丧钟。在俄国革命已经成功,打倒了资本家、豪绅地主,消灭了剥削制度,人人平等,个个幸福,婚姻自由,那样的社会制度多么先进!我们就要学苏联的经验,把中国人民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中国半封建半殖民的地位应该结束了!中国人民的苦难日子,通过自己的努力,大众的革命,就可以结束的!中国的买办阶级,封建剥削制度,国民党惨无人道的血腥统治,早就应该葬入历史的坟墓,抛入历史的深渊。中国的前途属于中国人民,中国人民有志气有力量,革命就象一堆干柴,一点就有燎原之火。谁来点呢,当然是共产党人。他们已经在江西、湖南等省已经烧起了熊熊大火。福建的革命之火,也正在燃烧起来,不久即可把腐朽的社会渣滓烧成灭烬。”

  傅说:“好!好!你讲的这些颠不可破的真理,鄙人牢记在心,鄙人愿在你的领导之下,尽一份微薄之力,积极投入到革命潮流之中。”

  毛泽东肯定和鼓励说:“其实你已经自觉地做了许多对人民有益的事情,把自己的田产主动分给乡亲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壮举,已经得到了人民的高度称赞!”

  傅连说:“不必过奖,不必过奖!”

  毛泽东伟大的人格力量,虚心地态度,深广的知识,循循善诱的谈话,确实深深地打动了傅柏翠的心思。他听得心悦诚服,说:“以前听到关于你的传言,今天看来只真不假,你真伟大,真是中国人民的大救星!”

  时间不早了,毛泽东起身欲要返程。

  傅柏翠挽留不了后,随即派得力之人,又赠送一匹白马,敬送毛泽东回到上杭城。

  此后,毛泽东和傅柏翠成了知交,成了战友!

  2013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