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往事
抗日老战士谢火华同志纪事
发表日期:2017-09-28
【字体大小: 】  [打印] [收藏] [关闭]

抗日老战士谢火华同志纪事

黄兆森

 

在丙申隆冬的一个丽日,笔者深怀钦慕之情前往上杭县稔田镇连四村拜访抗日老战士谢火华同志。他是一名在开国将军刘永生亲切教导下成长起来的革命军人。

在他亲人的陪同下,笔者刚迈进他家大门,只见中等身材、虽年愈九旬而身体依然壮实的谢老连忙从沙发上起身,曾因作战受伤的右腿拄着拐杖前来迎接。

待宾主坐定后,笔者便虔诚地向谢老说明了此次来访的目的。他欣然应允,随即吩咐其81岁的老伴林瑞美大妈从房间里取出一枚抗日老战士纪念章展示在我们的眼前。顿时,谢老就显得炯炯有神。原来,这枚金光灿烂的纪念章是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而颁发给抗日老战士的。诚然,谢老珍惜自身以青春和热血所换来的殊荣,值得引以自豪与骄傲!此时,我们也为之振奋与欢欣!

此时,爽朗的谢老便率先开宗明义地说起了自己的身世:

“我是19251212日出生于上杭县稔田的三峰塘,后来迁徙到白砂炉()居住。

3岁便失去了父亲。当时,为了生计,母亲曾3次想把我送人,但我执意不肯离家。

我很小就帮家里干活:拔草、放牛……家穷,我13岁才上学,到丰朗读小学。后来,在永定一中只读了3个月的初中便辍学了。

19452月,我参加了革命,就在王涛支队教导队一班当战士。当时,王涛支队已是有150多人的武装队伍了,她辖有3个中队和教导队。教导队长郑金旺、副队长温仁怀。教导队下设两个班:一班的正副班长分别由区级干部张震东和陈玉西担任,而广东梅县的两名副特派员谢毕真与廖益则分别担任二班的正副班长。

由于我机智灵活、顽强勇敢,因而深受支队长刘永生的关爱。半年后,我便当上了教导一班班长。

在我的革命经历中,我主要参加过奇袭上杭丰稔市、龙岩肖坑田螺形、平和县、平和县乌龙坑和诏安县公田等战斗,经受了血与火的洗礼。

194810月至19498月,我从硝烟弥漫的战场调任闽粤赣边区电台报务员,还参加了地方工作团的工作。

19499月至19617月,我先在闽西报社任报务员,后又在龙岩公安处、漳平县公安局任股长,还在中共清流县委农村工作部工作过。

19618月至19825月,我便回上杭家乡务农,曾任大队治保主任。

直至19826月,我才落实政策而被评为行政19级。

1985年,我按离休干部政策享受副处级待遇。”

此时,我乘谢老喝茶之机,便悄然地问他道:“当时,你为何要参加革命呢?”

只见他淡然一笑,淡定地应道:“为了活命呗。在旧社会,穷人只有起来闹革命,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啊!说实话,我是听了‘老货’刘永生将军的话才走上革命道路的人。记得当年,他就是用山歌来揭露土豪的滔天罪行,并且号召我们起来闹革命的:‘土豪恶,土豪恶,有田有枪好剥削。自家有田不耕种,拿给别人去耕作。到了秋冬来收谷,十足收粮真太恶。耕田种地的农民们,你说土豪恶不恶?’至今,这首山歌还时常回响在我的耳畔。”

尔后,他还情不自禁地哼起“老货”刘永生将军即兴创作的《土豪恶》这首客家山歌。

于是,我又趁热打铁地恳请道:“谢老,您能给我详细地讲述一下您参加五次战斗的情形吗?”

他满口应允道:“行啊。”继而,他便一一地讲述了起来:

19454月,福建省保三团主力机枪中队突然进驻上杭县丰稔市天后宫,妄图‘清剿’王涛支队。

对此,王涛支队领导决定先发制人地歼灭性打击这股顽军。

经多方侦察及认真分析敌情后,王涛支队就决定利用圩日去奇袭顽敌。

三月初一的晚饭后,支队召开了班以上的干部及由22人组成的突击队员的会议。

会上,首先由刘永生支队长详细地分析了敌我双方的情况,因而极大地激发了战士们的高昂的斗志。

接着,巫先科副支队长便具体布置了有关分组与化装等工作。

陈仲平则对这次自卫反击战作了政治动员。

最后,魏金水还作了重要的战斗动员。

初二清晨,队员们开到了黄沙铺村对面山上距大路一二百米的地方伺机待命。

9时许,当老、少侦察员熊克庭和曾祥年回队汇报侦察到的敌情后,刘永生支队长便下令突击队员出发。

于是,邱锦才便指挥已化装的突击队员分三组从山上丛林中走出下到路上:他们有的扮成卖柴草的,有的扮成贩卖鸡鸭的,有的扮成拜神的,有的扮成教师,有的扮成平民……旋即混进了赶圩的人流中。

而扮成卖柴草的邱锦才、李苟五和陈水锦这组三人则走在赶圩人群的前列,他们径直地往天后宫的大门走去。

敌哨兵见状,便加以阻拦,并破口大骂:‘圩场往边上桥上过,真他妈的瞎了你们的狗眼!’

他们却不慌不忙地放下了柴草,邱锦才还从容不迫地假装掏毛巾擦汗,并环顾四周;当他见到随后而来的同志们已经跟了上来,便使了一个眼色,三人飞快地从腰间拔出了驳壳枪。

随着‘砰、砰、砰’的三声枪响,两个敌哨兵便应声倒地。

此时,邱锦才一扬手:‘冲!’后上的突击队员们也跟着他冲入了天后宫的大门。

邱锦才带领突击队员迅速地解决了前堂的敌人,除了当场击毙了一个妄图顽抗的敌人小头目外,其余的敌人则惊慌失措地束手待擒。

而敌连长王汝桥却躲在后堂中的重机枪旁,仍疯狂地向外射击。

当他拒不听从战士们的严厉警告、仍然顽固地进行反抗时,战士们便把手榴弹扔了过去。在‘咣当’一声之后,随着涌起的浓烟而停止了枪声。只见敌连长王汝桥母子俩及一个排长皆一命呜呼了!

这样,只用了10分钟左右,便胜利地全部结束了这次战斗。战后经清点:这次战斗消灭敌军一个连;缴获的战利品计有3挺重机枪、20多支步枪、多支短枪,1万余发子弹、手榴弹及一大批其它军用物资。

这时,支队长刘永生又情不自禁地一展歌喉地唱起了上杭客家山歌《天后宫歼敌》:‘白军王汝桥,碰到红军硬骨头。三月初二来战斗,全军覆灭大桥头。’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参加的战斗。虽说起初心理难免有点紧张,但我一点也不惧怕,因我心中充满了对国民党顽固派的仇和恨。我幸运地参加了突击队,在战斗中充分发挥了突击队的机智与勇敢的作用,因而深受刘永生支队长的点赞。”

稍停,谢老呷了一口茶,继而又侃侃而谈了起来:

“当时,国民党反动派还在龙岩白土罗桥章屋(即章氏祠堂)设立了新兵营。

为了解救那些被抓到新兵营的贫苦群众,王涛支队就趁热打铁地决定攻打这个新兵营。

19454月底的一天,刘永生支队长就把队伍秘密地开拔到白土坑田螺形山隐蔽了起来。

邱锦才装扮成被抓‘壮丁’张旭庭(系接头户)的胞弟,陪同嫂子连宝兰前往新兵营探亲。于是,他俩见到了关在章屋房间的张旭庭,从中打探到有关情况,并约定次日里应外合搞‘暴动’。

但王涛支队的行踪因前些天不慎生火做饭被肖坑的反动保长发现而向第六(龙岩)专员公署告密。于是,专署自卫大队长章汤铭便下令驻守在南洋坝的自卫队和白土镇、紫岗乡等警备队共200余人于51日连夜向肖坑进发而控制山头,并约定在黎明前在田螺形山合围王涛支队。

52拂晓,在朦胧的晨雾里,王涛支队的战士们由砖瓦窑住地回到田螺形山下坑口里的一块旱地集合。而此时,叛徒吴文富也带着号称‘十八罗汉’的白土警备队尾随而至。所谓的‘十八罗汉’,即多由叛徒、兵痞、恶棍及‘地头蛇’等人所组成的反动武装。而曾任龙岩县委军事部长的吴文富,后因叛变投敌而当上了白土镇反共自卫队队长。

刘永生支队长见人员到齐,却又发现后面仍有人声;于是,他警觉地示意邱锦才带着短枪班埋伏在山下坑的两边,而教导队的两个班则准备登山。

眼见离已到田坎下面的来敌只有十多米了,刘永生支队长突然大吼一声:‘站住!’与此同时,短枪班的十多支驳壳枪也同时一齐对准了这群匪徒。这时,一个家伙慌忙说:‘自已人,我们是白土镇自卫队的!’

刘永生支队长再次厉声地喝道:‘把枪放下!’

短枪班的战士们也随声吆喝道:‘把枪放下!’

叛徒吴文富见势不妙,企图扣动冲锋枪顽抗到底。

刘永生支队长又是义正词严地喝令:‘你敢顽抗,我就一枪毙了你!’

这时,魏利水等人一拥而上,就把吴文富捆绑了起来。这样,‘十八罗汉’除一人从灌木和芦苇丛中逃脱外,其余的均被抓获。

在经过审讯与龙岩籍队员辨认后,经教育后于当场释放了其中5名被迫参加反共警备队的农民,也当场处决了罪大恶极的12人,而叛徒吴文富则被魏利水一刀砍死。

天已放亮。

刘永生支队长已从俘虏口中获悉敌人欲占据山顶的意图,就当机立断地命令教导队的两个班率先抢登山顶,而短枪班也随后跟上。

当时,我紧跟在张震东班长的身后,同战友们一道与敌人抢时间、争速度地奋力而机灵地往山顶爬,终于抢先抵达了目的地。而刘永生支队长和巫先科副支队长以及短枪班也迅速地爬上了山顶。

忽然,一个操着龙岩口音的敌人从对面的山头上传来了问话:‘谁?’

刘永生支队长就将计就计地让龙岩籍战士饶仁珊佯装剛毙的叛徒吴文富应道:‘我是吴文富,白土来的警备队!’

但狡猾而狐疑的顽敌却随即用机枪扫射着……。

随后,刘永生支队长就下令让战士们分别用普通话、龙岩话、客家话向顽敌展开了强大的政治攻势。然而,敌人仍顽固而疯狂地用机枪扫射着……

于是,刘永生支队长就下令进攻。在重机枪的掩护下,教导队与短枪班的战士们奋勇与顽敌拼杀……其时,吴三头英勇牺牲了,我所在的教导队一班的陈玉西副班长也光荣负伤了……就在这危急的时刻,只见我的战友张友才飞步赶到,英勇地站立着用机枪向敌人扫射,终于击毙了敌机枪手,从而扭转了战局……。

此时,丘锦才等人见状,立即高喊“冲啊--”带头奋力跃起,冒着枪林弹雨而奋勇杀敌,终于迫使敌人全线崩溃。

随后,我也同邱锦才、张震东、饶仁珊等战友们一起乘胜追击去扩大战果。

由于刘永生支队长的大智大勇,就使这次战斗化险为夷地全歼白土警备队,打垮了章汤铭的自卫队及紫岗乡的警备队200余人的进攻。其中,我们毙敌13人、俘虏23人、缴获长短枪33支、冲锋枪1挺,因而取得了继丰稔市战斗后又一次反顽自卫战的辉煌胜利。”

说到这里,谢老停顿了片刻;在喝过茶后,又滔滔不绝地讲述着:

19456月金丰会议后,王涛支队奉命进行改编:支队部改为司令部,刘永生和巫先科分任司令和副司令;撤销原教导队,将260名指战员新编为3大队6中队。此时,我的老班长张震东已调任第一大队的政委。经刘永生司令的提议,我也当上了长枪班的一个班长。”

根据金丰会议的部署和当时顽军反共的态度,整编后的王涛支队决定:把第二大队留在杭武蕉梅地区活动,发动群众,建立山区的老基点,开展反顽自卫斗争,而由刘永生司令员亲率一、三大队挺进闽南。

为了扫除挺进闽南沿海道路上的第一道障碍;王涛支队决定铲除平和县高坑乡公所这个顽固的堡垒!

王涛支队在1945621日下半夜乘着天黑出发,于拂晓到达了目的地。立即,随着刘永生司令员的口令,顿时枪声大作……听到突然响起的枪声,当地的联防队员睁着惺忪的双眼,只好万般无奈地举手投降。

随后,刘永生司令员就下令开仓,把300多万斤粮食分给了饱受饥荒疾苦的劳苦大众。同时,他们又广泛深入地进行抗日宣传工作。

然而,平和县的那些顽固不化的国民党反动派派出县里的自卫队100多人穷凶极恶地扑向高坑……

刘永生司令员事先控制了有利的地形,严阵以待地迎战来犯的顽敌;同时,他们又不失时机地向自卫队员们宣传爱国抗日的道理。

但顽敌们公然开枪,向他们发起了进攻。

于是,刘永生司令员便下令给予顽敌迎头痛击。在重机枪的掩护下,英勇的短枪班战士敏捷地插到了敌人的面前。他们当即击毙了顽抗分子,而扔出的一排手榴弹又在敌群中炸开了花;于是,被吓得象惊弓之鸟的敌人掉头就跑……

此时,王涛支队又吹起了冲锋号。刘永生司令员指挥着战士们乘胜追击,因而彻底地击溃了来犯之敌。而在后头押阵的自卫队队长李亚海早已吓得丧魂落魄了。他口吐鲜血四肢软瘫,只好让卫兵架入松柏脚大楼……

此次战斗,王涛支队俘敌6人,缴获步枪10多支,子弹千余发。战士与民兵各有一人轻伤。

这是我参加的第三次战斗。我很荣幸地成为王涛支队的一名战士。我们既是战斗队,又是宣传队,还是工作队。”

按惯例,每讲述完一件事后,谢老都得喝茶歇息片刻;而此时,他却破例地抽起闷烟,好一会儿才沉重地讲起血战乌龙坑的故事:

1945710日,国民党福建保安三团六中队伙同保二团及平和县自卫队等1000多人从崎岭乡诗坑村出发,分东、北、中三路向整编后的王涛支队驻地----平和县围强村乌龙(兰)坑进攻”。

本来,还有人因敌我双方军事力量对比悬殊而担心难于打好此仗;然而,因近期接二连三打了胜仗也使许多指战员产生轻敌麻痹的思想,尤其在干部会上,刘永生司令员对打好此仗充满必胜信心,他富有鼓动性的讲话,更激发了战士们的豪情壮志,因而会议一致同意奋力打一仗。

会后,刘永生司令员立即下达迎战命令:由他和陈仲平率领短枪班与第一大队去抢占虾尾山,以控制彭坑村来路与村后高山来路之敌;由巫先科副司令员亲自率领,并由第三大队大队长赵国强带去1挺轻机枪在水口阵地布防,力阻来敌进入乌龙坑;而由当地人陈天才率领的第四大队及民兵则阻击从村后向村里的运动之敌。

部署刚毕,山谷里便骤然响起了枪声。各路敌人发起进攻;刘永生司令员也下令各队跑步进入阵地。

刘永生司令员和陈仲平参谋长即随一大队抢登虾尾山。

此时,保三团的一个大队主力也在抢登虾尾山。显然,他们要抢占制高点,想封锁王涛支队的去路,欲会同水口的主力和村后高山来路之敌,从而在狭小的乌龙坑一举将王涛支队斩尽杀绝。

敌我双方都在竭力加快登山的速度。幸好,我方由连星德大队长所带领的短枪班(由12人组成)就以几秒之差而抢占了制高点,并勇猛地向敌人开火。旋即,相继登上山头的步枪班就配合短枪班勇猛追杀顽敌。于是,心慌意乱的来犯之敌纷纷溃退……

此时,王涛支队又吹起了冲锋号。我们乘胜追击,径直追到山脚,直到看不见敌人的踪影才返回阵地。

在这次的追击战斗中,我们俘敌2人,缴获1挺轻机枪和多支步枪,但短枪班也有队员伤亡。

与此同时,水口一路的战斗也在激烈地进行:

王涛支队的第三大队奋力打退了装备精良的保三团主力的多次攻击。而在这次枪林弹雨的交火中,在赵国强大队长壮烈牺牲、巫先科副司令员和中队长相继受伤后,张震东大队政委便英勇而沉着地坚持指挥战斗……

傍晚,焦急的刘永生司令员很想派人下山去探听战况。然而,他在岭背上用望远镜去观察远处动静时,却不幸地被后山突然飞来的一颗冷弹射中右大腿。顿时,他血洒满地跌倒在陈仲平身旁。尽管如此,但为了陈仲平免遭遇敌弹袭击,他却咬牙忍痛地招呼陈仲平赶快蹲下……

当夜幕降临时,敌人也溜走了。

陈仲平趁机集合队伍迅速地转移到寮坑,也把牺牲和受伤的人员抬回村里。

在这次乌龙坑的战斗里,虽说毙敌20多人,伤敌60多人,俘敌2人,给敌人予重创,但我方也付出了较大的代价:弹药消耗较大;支队主要领导人刘永生和巫先科及一中队长负伤,还牺牲了大队长赵国强和队员曾友年。

在这次乌龙坑的战斗里,我也历炼了血与火的战斗洗礼:一颗子弹曾从我的头顶擦过,而另一颗子弹则穿过我的胯下。当时,也许由于我聚精会神地消灭来犯的顽敌而不觉伤痛,直到打完仗才发觉自已也光荣地‘挂花’了!”

此时,谢老呷茶后,又津津乐道了起来:

“当年全凭自身年轻力壮,很快伤愈后还能有幸参加覆灭‘联防办事处’,即公田战斗。

1945729,整编后的王涛支队进入了诏安县境内的花舍村。而离它不远的公田村却是进出乌龙山的咽喉要地。因而,为了控制云和诏三县的最高点,国民党云和诏三县的联防处就设在此处,并由曾在华安‘中美合作所’当过副连长的张建雄当主任。于是,王涛支队决定铲除这个反共堡垒。

85,经多方摸清敌情,司令员多次召集有关干部开会研究,最终决定:任主攻的第一大队要趁黑夜悄然地包围联防队的驻地,其任突击队的短枪班则要正面破门而入,力争短时间内消灭敌人;第四大队负责攻打高山炮楼,占领制高点,控制外围情况,相机支持主攻部队;第三大队则埋伏在公田村外,以备打击官陂来援之敌。

次日凌晨,便开始了紧张的战斗。当支队的一个班要去消灭敌军事哨时,惊慌失措的敌人却溜入灌木丛逃走了。

在第一大队包围联防队后,由柯永麟带领的驳壳枪班无意中发出的响声惊动了守敌,导致登梯攻击受阻:李仲方英勇牺牲,突击队员也相继中弹负伤……见状,他便机智地将偷袭改为正面攻击,令驳壳枪与步枪一齐向敌开火。但毕竟由于守敌的正面工事太牢固,因而久攻不下。

于是,支队司令部果断地下令:除部分战士监视敌人外,其余人员一律撤到安全的地方以逸待劳。

天亮了。

支队司令部经过研究,重新调整了作战部署,终于把守敌包围得水泄不通。

随着密集大作的枪声,我方还在四面对敌展开喊话,命令他们投降。

于是,炮楼上的守敌纷纷钻到楼下,却遭到了我方战士的猛烈射击,就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声,他们显然伤亡惨重。然而,他们就把人员分散到刚打通的八九间的各房分兵把守,还要作垂死的挣扎,顽抗到底。

见状,陈仲平和郑金旺当机立断地下令:在机枪火力的掩护下,用斧头砍开守敌的栅门!

只见柯永麟飞舞着大柴刀,冒死奋力地砍开了用铁丝帮着的大门;战士们终于冲了进去,把敌人包围在一排房屋内,但守敌仍在顽抗,而前来参加攻坚战的第四大队副大队长张北柱也不幸中弹牺牲。

在一阵阵‘为副大队长报仇’的怒吼声中,在重机枪的掩护下,英勇的战士们继续向守敌发起了攻击。战斗持续到中午,仍未结束。

此时,陈文平提议:先占领距敌几米远的高房,就用长竹竿去捅破敌屋的瓦片,再用以绑着手榴弹的长竹竿(用一长绳系住手榴弹的拉火索)伸进破瓦洞,在拉响手榴弹后便摔掉竹竿;这样,手榴弹自然就会随着竹竿倒插进敌屋轰炸。

此法果然奏效。在战士们接连塞进几批集束手榴弹后,再加上重机枪的猛烈射击,敌人的枪声渐渐地稀疏了下去;不久,他们终于举出白旗投降了。

最后,战士们还和当地群众联手把躲藏在牛栏里的张建雄也揪了出来。”

直到此时,谢老才徐徐地舒了一口气,认真地品味着热茶,惬意地结束了对以往五次战斗的回忆。

继而,他略有所悟地补充道:“我还得向你补述一下有关‘英雄小鬼班’的故事。”

稍停,他便细细地叙述了起来:

1947年冬,刘永生司令员所带领的粤东支队分兵三路地驰聘在韩江两岸……

一天,当部队驻扎在广东梅县三乡小都时,刘永生司令员找到教导队的第一期小鬼学员廖振,要他去召集部队中十四五岁的小鬼,以便成立一支小鬼班,并任命他为班长。于是,他便找来了杨清、钟礼祥、邱金、邓进、罗增、邓坤胜等人(后又补充了冯金和梁汉泉)组成了隶属于司令部警卫连的小鬼班。

为了加强对他们的教导,刘永生司令员非常信任地嘱咐我协助他去做好对小鬼班的队列与射击等训练。从此,我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大哥,自然也就成了其中的一员了。

由于他们能勤学苦练,终于练得了一身过硬的本领,在战斗中表现得十分突出,因而深受广大指战员的赞誉。就说19486月的马头山决战吧,他们机智而勇敢,最后还缴获了广东保安十二团的一挺重机枪……他们的英勇事迹在随军的《团结报》上刊发后而传扬在边区……而在1949年农历正月十六日,为掩护边纵司令部,英勇的小鬼班副班长冯金献出了15岁的年轻生命!

在此,我还得由衷地赞‘老货’刘永生司令员一句:他战友情深,爱兵如子,他无微不至地关爱我,促进我在革命的大熔炉里淬火成钢。别的暂且不说,当我身患脓疮时,正是他慈母般地用珍贵的虎骨膏药为我治愈了疾病,令我终身难忘……”

此时,谢老满怀深情地结束了上述话题:

“我这名抗日战争的老战士,是革命的幸存者!我衷心感激中国共产党,让我安详而健在。如今,我的家庭充满温暖、幸福、和睦、美满!”

笔者顺利地结束了这次极有意义的专题采访,也幸运地聆听了谢老给我讲授的生动而深刻的革命传统课。

                            

 

 作于20161216

                福建省上杭县北环东路龙头巷40号(邮编:364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