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研究
将军的品德
发表日期:2017-09-25
【字体大小: 】  [打印] [收藏] [关闭]

将军的品德

 

《解放军报》1981316   李月柱  张贵

 

  沈阳部队顾问组组长、1929年参加革命的红军战士罗舜初,于1981年2月24日逝世了。广大指战员和群众称赞这位曾被授予中将军衔的老同志,生前嘱咐家属移风易俗办丧事这件事做得好。许多和他有过接触的同志,怀着崇敬的心情回顾他廉洁奉公的一生,认为他作为一个共产党人,在端正党风、贯彻《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上,为大家树立了好榜样。

一息尚存想工作

 

1980年12月9日上午,罗舜初由于肺气肿病发作,住进了沈阳部队总医院。

  消息传开,沈阳部队领导同志迅速赶到医院看望。罗舜初艰难地挺起身来,一边喘息着,一边连连叮咛:“谢谢同志们!大家都很忙,别再来看我了,我不能为党工作,可千万别再影响你们的工作啊!”

  罗舜初的夫人胡静,在丈夫住院以后,请了半天假前来看望他。刚坐了一会儿,罗舜初就催促说:“你还是上班去吧!以后白天别到医院来,隔几天抽晚上来看看就行了!”相伴罗舜初四十年的胡静,摸透了丈夫的脾气,含着泪水顺从地走了。此后,她每周只两个晚上和星期日来看望,一直到罗舜初去世前的第三天,她还在全天工作着。

  一个星期二的晚上,罗舜初让人把老伴请了来。他语重心长地说:“听说要发国库券了,现在国家财政赤字大,咱们都是共产党员,到时候可要响应党的号召,带好头啊!”胡静也是位参加革命四十多年的老同志,连忙点着头说:“我也听说了,有准备,你放心吧!”

  罗舜初有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都在千里之外工作。罗舜初病情一天重似一天,却压根儿没提过把儿女召回见见面。大儿子春节赶回来探亲,假期未满,爸爸就催促他按时归队,不要影响工作。女儿罗晓英在石家庄工作,春节利用一年积攒的十三个假日,回沈阳探望双亲,看到爸爸病重,不想离去。十天过去了,罗舜初叫过女儿说:“你该买火车票了,19日离开沈阳,20日到北京在你婆家住一天,21日你假满刚好回到石家庄,按时上班吧!”女儿只好买了19日的火车票。

  罗舜初同志去世前的第五天,女儿带着孩子来向父亲告别。一进屋,正赶上罗舜初病情加重,大颗大颗的汗珠顺着额头滚落下来。女儿赶紧走到爸爸身边。罗舜初见了,喘息了一阵,断断续续地说:“票……买了吗?”

  女儿含着泪答:“买了!”

  罗舜初又说:“那……就好!赶紧走吧,别……误了点!”

  女儿忙说:“爸爸,您放心吧!误不了!”

  这时,罗舜初用尽全身的力气,转过头来,又叫女儿给女婿捎几句话。他一字一板地说:“庆苏……是……搞物理的,要……好好钻研,将来……我们国家还要搞……原子能……发电站!”

  女儿赶紧握着爸爸的手,流着泪说:“您过去嘱咐的,我们都记住了!您放心吧!”

  在罗舜初的心中,党的工作,革命的事业,高过了父子情、夫妻爱,一颗赤诚的心,装着党、国家和人民。

 

一生廉洁为人民

 

罗舜初生命的最后一息是可歌可颂的,然而这只是他艰苦奋斗、廉洁奉公的一生中的一个镜头。在长期的艰苦曲折的革命生涯中,罗舜初身上处处闪现着党的一个高级干部所应具有的高风亮节。

  罗舜初生前有个铁规矩:“不收礼”,“不吃请”。这一点,在他身边工作过的同志感受特别深。

  1977年下半年,他到辽西某部检查工作。解放战争时期,他曾当过这个部队的军长和政委。如今,他回到旧战场,感触最深的,是当年打锦州时干部战士不吃老百姓一个苹果的精神。他走一路,讲一路,勉励大家千万不能把这个老传统丢掉。可临离开的时候,管理部门的同志买了一小篓锦州小菜和另外两样土特产品,悄悄地提前塞到老首长乘坐的车厢里。一进家门,罗舜初发现了,立即追问警卫员,严肃地说:“收东西关系到党的作风,战争年代不吃老百姓一个苹果的好传统,不能让我们给破坏了,赶快送回去!”第二天,罗舜初自己出钱,叫警卫员买了来锦州的火车票,并带上他嘱咐胡静写的说明信,把这几样东西原封不动地送了回去。

  还有一次,他到黑龙江边防检查工作,住在某林业局招待所。碰巧,这个林业局的一位领导同志就是他抗日战争时期的老部下,战友重逢,分外亲热。当晚,这位同志准备了几种名酒和十几个菜招待他。他急忙让秘书前去制止,但那位同志执意不从。他便亲自找到那位同志,认真地说:“有钱要用在正地方。你们要坚持这样搞,那我就到街上买面包吃去!”那位老同志没办法,只得撤去全部酒菜,以一顿便饭表示了战友深情。

  罗舜初不吃请,不收礼,但有时却例外地给别人送点“礼”。每逢年节,他都要把自家过节的东西,如花生、瓜子、糖块、水果等,分成几份,每份包成一包,亲切地分给和他朝夕相处的秘书、司机、警卫员、炊事员和保姆,共享节日的欢乐。

  罗舜初同志的一生,是在廉洁奉公的生活中度过的。

  罗舜初逝世后,人们发现,他的遗物只有几套公家发的普通军服,两只用了几十年的木箱。那一套抗日战争时期的毛衣毛裤,穿坏了补,补了又穿,破得大窟窿小眼儿,还是舍不得换新的。一件棉线汗衫,已经有大大小小几十个洞,直到住院期间还穿在身上。每次发放服装,只要身上有穿的,他就不领,绝大部分新军服都交了公。按国家规定,他的供应全部是细粮,但他却给炊事员作了一条规定:每周必须吃两顿粗粮,或是高粱米,或是苞米面粥。他住的房子多年没有维修,墙壁也出现了裂缝,墙皮掉了好几块。去年春季,营房部门拨了专款为他修理,当修房人员到他家准备动工时,他却说:“国家还很困难,这笔钱留下干别的用吧!”

  曾给罗舜初当过警卫员的张新志,至今还记忆着罗舜初对他的一次批评。那是十年前的一天,小张在打扫卫生时,发现首长用的一只搪瓷缸子实在太破太旧了,他用去污粉连刷两次都没有把铁锈刷净,一气之下,就扔进垃圾箱,上街买了个新的放在那里。罗舜初清晨起来洗漱,找不到旧缸子,询问小张,小张说明了情况。罗舜初生气了,大声说:“这个缸子是长征到达陕北时发的,跟随我三十多年了……”小张急忙从垃圾箱里又拣了回来,用开水煮了煮,继续使用。

 

带出了一个好家风

罗舜初同志自身清正廉洁,对家属子女也严格要求,建立了一种崭新的家风。

  几十年来,他大部分时间与孩子们分餐另住。他的三个孩子基本都是在集体食堂吃饭长大的。他说:“让孩子们到集体食堂去吃饭,对培养他们的集体主义思想有好处。”

  组织上配给他的专车,他从来不让孩子们坐。有时孩子探家后返回岗位,司机偷偷地开车送到车站,他知道后除了责备司机以外,还一定要补交汽油费。1976年冬,他远在大西北当兵的小儿子炜彬回家探亲。这是家搬到沈阳后炜彬第一次回来,路途不熟。秘书问罗舜初是否派车去接一下。他回答说:“一个当兵的连家都找不着,那还行?不要去接,让他自己找来!”

  罗舜初常说:“孩子是国家的,不是个人的私产,要让他们到艰苦的地方去锻炼、摔打,才能担负起建设祖国、保卫祖国的重任。”他曾在国防科委做领导工作。大女儿晓英就在国防科委所属的一个学校读书。毕业分配的时候,有的同志说起要不要把晓英留在北京,或穿上军装。他都不同意,说:“我在这里当领导,越是自己的孩子,越不能留在北京。”

  罗舜初夫妇身体都不好,身边没有一个孩子照顾,组织上几次提议把炜彬调回来,他都谢绝了。有关的同志没有经过他同意,打电话联系调动事宜,被正在楼梯上的罗舜初听到了,他一边往楼下走,一边喊:“别放电话!我还有事。”他接过电话筒,恳切地向对方说:“谢谢你们了,这件事不能办!”之后,他又对工作人员严肃地说:“子女不是咱们私有财产,工作调动是组织上的事,我们不能这样办。”

  罗舜初这样的严格要求和教育,子女们不仅没有一点怨言,而且欣然接受。他们之间的关系,既是父子关系,又是同志关系,展现了革命家庭一派新风。

  老伴胡静与罗舜初共同生活几十年,从未在钱财、儿女这些家庭问题上扯过他的后腿。相反,对于罗舜初每一个廉洁奉公的举动,她都积极地支持和配合,并默默地仿效着。她年过六十,身患心脏病,但革命精神不减。上下班人多车挤,她就每天提前一个小时走出家门,晚上推迟一个小时回家,躲过这段人多的高峰时间。

  罗舜初逝世的当晚,胡静忍着悲痛,召集子女开了家庭会,深情回忆了他生前的多次嘱咐:

  “作为共产党员,活着要好好为人民服务,死了对人民有益处的事我也愿意做。要把我的遗体献给卫生部门解剖研究,把有用的留下作标本,没用的烧掉……”

  丧事办理完了。胡静又郑重地向党组织提出:“现在住的房子是分给舜初同志的,我在地方工作,不该住这么多的房子,请给调整一下。秘书、公务员、司机、车辆、电话,也都是配给舜初工作用的,我们不该继续用,请组织考虑尽快撤去。”

  回忆罗舜初同志生前用行动写下的一页页光彩夺目的篇章,人们激动不已,无不为我党我军培育了这样的优秀儿女感到自豪!罗舜初同志留下的,正是我们今天在努力建设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宝贵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