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研究
伟人足迹遍杭川 之二 黄兆森 编剧
发表日期:2017-09-25
【字体大小: 】  [打印] [收藏] [关闭]

伟人足迹遍杭川 之二   黄兆森 编剧

《劳动状元》(微电影系列剧)

上午。

毛泽东身穿粗布衣服、脚着黑布鞋带着几名警卫员前往才溪下坑村。

下坑村口。

一位老大爷挑着秧苗正要往田里走去。

毛泽东见状,连忙快步走了前去,亲切地喊道:“大爷!”并从从他那里接过了担子。

老大爷顿时竟愣住了,一时还来不及弄清楚来人的真实身份。尔后,他慌忙地用双手擦着双眼,才看清眼前站着一位和蔼可亲的高大个子红军首长,便连连罢手道:“不敢当!不敢当!”

在警卫员的密切配合劝说下,毛泽东硬是帮老大爷把秧苗挑到了田头。他刚放下担子,便亲切地对大爷说:“我们帮你插秧好吗?”

老太爷认真地打量了一下毛泽东,随后又仔细地打量他的随从人员,不太相信地问道:“同志们!你们会插秧吗?”

毛泽东谦和而微笑地说:“大爷,我想拜您为师,请您老人家多指教。”说着,他就带头脱了布鞋,挽起裤脚,第一个下到了田里。

警卫员们也二话不说地簇拥着毛泽东下了田。这下可把老太爷感动得不知说啥,只是愣在田埂上不知所措。尔后,他又不放心地在田埂上来回地踱着,东瞧西看。

一下田,毛泽东便熟练地分着秧苗,麻利地用食指和中指夹着秧苗插了起来。

这时,警卫战士也随即插起秧来了。

毛泽东挥着巨手说:“同志们,让我们来个插秧比赛吧!谁的秧插得快、插得直,谁就是‘插秧状元’!”

战士们一呼百应地欢呼着:“好啊!看谁考取‘插秧状元’!”

顿时,一场紧张而愉快的插秧比赛便这样开始了。

出身于劳动人民家庭而又血气方刚的警卫战士,平时干活就是里手,何况今日还是一场比赛,更显得生龙活虎。

面对如此年轻的对手,但往往仍是毛泽东一路领先,只见他手到右,左脚退;手到左,右脚退;左右、右左配合好,走得快来不会倒。

此时,毛泽东又身教言传地说:“同志们!请注意:插秧的巧劲就在于保持间距四指宽。古人的《插秧》诗说得好啊:‘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警卫战士紧紧跟上,真有一马当先、万马奔腾姿势啊!

看到这种热烈而又动人的劳动场面,老太爷禁不住喜笑颜开起来了。

还没到中午,老太爷就把战士们的饭菜挑到了田头。

当他们看到毛泽东插得那片稻秧时,老太爷高兴地翘起大拇指,连连夸奖道:“同志!您真行啊!不愧为‘插秧状元’啊!”

此时,老大爷高兴地说:“同志们!今天就让大爷对你们说个‘插秧状元’的故事吧。

于是,老太爷就兴趣盎然地说起《插秧状元》的故事来:

从前,有一个世代耕种之家的第十三代始祖吴聪,他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年轻力壮的庄稼汉。无论是犁、耙、栽,还是割、打、担等样样农活,他都是行家里手。而他插的秧又快、又匀、又直,还能插出各种花样图案来。因此,闻名遐迩,方圆几百里的农民都尊称他为“秧状元”,虔诚地拜他为师。

在一个灾荒之年,一个刚上任的知县,正因为当地百姓无钱去“孝敬”他而恼怒,又听说本地出了个“秧状元”,便破口大骂道:“我中了进士才来这里当知县,谁胆敢冒充状元在我面前称大?于是,他便下令要衙役把”秧状元“抓来法办。

这日,知县亲自开堂审问。当他斜着三角眼扫视“秧状元”时,只见他赤着脚,卷着裤管,若无其事地站在公堂上,显得不亢不卑。这下可把县太爷气坏了,他慌忙拍着惊堂木,责问道:“你这个刁民,谁封你为‘秧状元’?”

他从容地应道:“百姓要称我为‘秧状元’,我有什么办法呢?”

县官不服气地驳斥道:“我只知道状元是皇上封的,有文的,有武的,哪有什么‘秧状元’?”

他理直气壮地答道:“难道你没听说过‘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的俗话吗?只要功夫过人,为什么不能称状元?”

县官追问道:“那你有什么过人的功夫呢?”

他自豪地说:“我插秧能做到横七竖八,丛丛八枝秧不多也不少。要说插秧的速度吧,只要老爷你绕田走一圈,我就能插上一道秧(既横排插五棵,顺此从这边田埂排到对面田埂)。”

县官摇摇头说:“我才不信你吹牛说大话。”

这时,“秧状元”认真地说:“要是我的话属实,那你怎么办。?”

县官随口应道:“要是你真有那本事,那我就从今年起就免了你那一村田赋。”

“秧状元”进一步追问道:“此话可当真?”

县官肯定地说:“本官历来说一不二。”

于是,“秧状元”就带着知县和他的兵丁来到自己的村里,而本村的男女老少也赶来看他的插秧表演。

届时,只见“秧状元”下田插秧,姿势异常优美:手如蜻蜓点水,一道连一道,一眨眼便是满田青翠了。

这下,可把知县及其兵丁惊得目瞪口呆了。

此时,知县只得下令左右下田检查。不过多久,便传来话:“丛丛八棵秧!”

将信将疑的知县又吩咐亲信下田去丈量,只听报道:“横直八寸对八寸!”

知县仍然不太相信地甩开左右,亲自绕田走了一周,只见田里的确是一行行、一排排,左看成直线,右看成直线,无可挑剔。

知县气得七窍生烟,板着脸下令随从开道回府。

这时,“秧状元”连忙赶前一步问道:“你不是说要免全村人的田赋吗?”

知县只得悻悻地说:“全免了!”

顿时,村民个个拍手欢呼,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把“秧状元”抬起来,在村道上狂跑了起来。大伙都由衷的感激“秧状元”斗赢了知县,为村民们免除了田赋。

午饭后。

老大爷又提出了新要求:“同志们!你们下午能再帮大爷犁田吗?”

毛泽东连忙表示赞同道:“好吧!我们就再来一次比赛吧,看谁犁得又快、又直、又好!”

听了毛泽东的话,老大爷连连点头,表示赞赏。

犁田比赛开始了!

只见毛泽东很轻松自如地迅速犁好了两行地。很明显,他又赶在警卫战士的前面了。他跟上午插秧一样,显得特别的愉快。

此时,战士们的心情除了愉快以外,更多的还是紧张。他们似乎花了九牛二虎之力,但总觉得牛不那么听使唤,牛跟犁也不是配合得那么默契.......总之,使牛犁田就不像插秧那样得心应手了。

这时,老大爷跟在毛泽东和战士们的身后,认真地在犁过的田里看了起来。看完以后,他对战士们故作生气地说:“你们青年人哪,真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你们犁的田是这样歪歪扭扭、高高低低的,就像老蛇走路一样!”

随后,他又转身对毛泽东夸奖道:“这位同志犁的田才真是有匀又好,真像一条线!我看,你们还得拜他为师,好好地向他请教才行啊!”

警卫战士被老大爷说得既高兴又惭愧,禁不住脱口而出:“老大爷,他就是你们常说的毛委员啊!”

听了这话,老大爷先是一愣,接着便说:“他就是毛委员啊?那就更难得了!既会带兵打仗,又是劳动状元,真是文武双全!”

老大爷的这番话把战士们说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黄兆森作于2016/3/30

福建省上杭县北环东路龙头巷40           邮编:364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