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研究
  血 沃 淞 沪 名 垂 青 史
发表日期:2017-09-28
【字体大小: 】  [打印] [收藏] [关闭]

  血 沃 淞 沪   名 垂 青 史

  记杭藉抗日英烈薛先维

  ( 薛玉如 邱良玉 刘长生)

  坐落于昔日上海军民浴血抗战的主战场——宝山境内的淞沪抗战纪念馆是一座反映两次淞沪抗战的主题纪念馆,是国务院命名的首批80家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之一。

  走进“八.一三”淞沪抗战纪念馆 陈列大厅,一幅“淞沪会战期间团及团以上牺牲将领名单 ”异常醒目,在这一长串的名单中,薛先维的名字就在其中。他,就是上杭藉抗日英烈。

  从戎报国

  薛先维,字永宁, 一九0二年出生在上杭县下都乡豪康村普通农民家庭,单传独子。自幼就怀着从军报国之心,在上杭县立中学毕业后不顾父母劝阻,毅然投报军校,一九二二年毕业于国民党中央军政学校(黄浦軍校)步 科,一九三五年任国民党第十八军十一师三十一旅六十二团少校营长,后任国民党第十八军十一师三十一旅六十二团中校团副。

  抗日救亡

  一九三七年,日本侵略军制造“七·七”事变,侵占平津后,企图侵占上海,而后进攻南京。8月9日,驻沪日本海军陆战队官兵两人驱车闯进虹桥机场进行武装挑衅,被中国保安部队击毙。日军以此为借口,要挟中国政府撤出上海保安部队,日军亦向上海增兵。

  淞沪地区位于长江下游黄埔、吴淞两江汇合处,扼长江门户。由于一九三二年“一·二八”事变后《淞沪停战协定》的限制,中国军队不能在上海市区及周围驻防,市内仅有淞沪警备司令杨虎所辖上海市警察总队及江苏保安部队两个团担任守备,兵力薄弱。然而,日本在“一·二八”事变以后,即在上海虹口、杨树浦一带派驻重兵,专设日本驻沪海军陆战队司令部,驻沪兵力有海军陆战队3000余人,大批日本舰艇常年在长江、黄浦江沿岸巡弋。

  8月13日,日本海军陆战队以虹口区预设阵地为依托,向淞沪铁路天通庵站至横滨路的中国守军开枪挑衅,并在坦克掩护下沿宝山路进攻,被中国守军击退。淞沪会战由此打响。

  8月14日,中国政府发表《自卫抗战声明》。同时,军事委员会以京沪警备部队改编为第9集团军,张治中任总司令,辖3个师1个旅及上海警察总队、江苏保安团等部,担负反击虹口及杨树浦之敌任务;苏浙边区部队改编为第8集团军,张发奎任总司令,守备杭州湾北岸,并扫荡浦东之敌。

  8月15日,日本政府发表声明,声称“为了惩罚中国军队之暴戾,促使南京政府觉醒,于今不得不采取之断然措施”。同日,日本下达编组上海派遣军的命令,以松井石根上将为司令官,下辖3、第9、第11师(欠天谷支队)等部,作战任务为“与海军协同消灭上海附近的敌人,占领上海及其北面地区的重要地带。”

  与此同时,蒋介石下达全国总动员令,将全国临战地区划为5个战区,沪杭地区为第3战区,冯玉祥任司令长官,顾祝同任副司令长官,并任命陈诚为第3战区前敌总指挥。决定以主力集中华东,迅速扫荡淞沪敌海军基地,阻止后续敌军登陆。

  8月17日,中国军队再次向虹口、杨树浦方面之敌反击。第87师攻占日海军俱乐部,并击退敌多次反扑。第88师在八字桥、法学院、虹口公园等处与敌反复争夺。8月19日,中国军队又一次发起攻势,以从西安到达的宋希廉所属第36师加入战斗,与第88师、第87师一起,经昼夜激战,突破日军阵地全纵深,攻入汇山码头。日军凭借坚固工事顽抗待援,中国军队进展困难。第36师第215团第2营300余名官兵攻入华德路十字街口,突入巷内与敌展开白刃格斗,不料被日军以坦克阻塞路口,遭到火力袭击,全部壮烈牺牲。

  抗战前,国民党军第十八军第十一师担任粤汉路护路任务。七七事变,国难当头,抗战为兴,薛先维随部队请缨开赴抗日疆场,受到上级表彰。随后,部队进入紧急待命状态。薛先维枕戈待旦,并住入连队,检查战备,进行阵前动员,鼓励官兵发扬中华民族抗日御海的爱国主义精神,把日本侵略军赶出中国去!

  淞沪前线

  1937年8月9日,十一师奉命北上增援 宋哲元部。部队 原定从衡阳至保定时,日军又发动对上海地区的侵略战争。十一师又奉命从汉口转至上海南翔,增援淞沪。18日傍晚到达上海郊区。10天行军途中,部队所经各地,都受到当地民众组织的热烈欢迎,男女青年还手捧鲜花到车上热情慰问,与官兵亲切握手致意,赠送水果、食品等慰问品,使官兵们十分感动。十一师三十一旅六十二团韩应斌、薛先维带领全团官兵致谢,表示决不辜负全国民众的期望,狠狠打击日本侵略军。

  由于抗战初期,国军主力被吸引在虹口、杨浦地区,日军十一师团于8月23日拂晓前,在海军10多艘军舰密集炮火掩护下,在川沙口、狮子林强行登陆。登陆后即分兵向宝山、月浦、罗店等地进击。宝山等地防务空虚,罗店守军只有第五十六师1个连,罗店当即被日军第十一师团先头部队侵占。宝山告急。

  正在指挥进攻虹口、杨浦日军据点的张治中将军和陈诚商定后,即派十一师、九十八师北上 驱逐入罗店、宝山、狮子林等地的日军,并抽调进攻虹口、杨浦日军据点的部队为预备队。23日,六十二团即在宝山张华浜开始与日军激战。

  血战罗店

  在整个战局中,以罗店争夺战最为激烈。因为罗店距离吴淞 和长江口近,离大尝闸北亦不远,敌海军炮火可直接命中目标。兼以敌军掌握制空权,可以发挥其陆海空联合作战的优势。而我军被迫在此作战,极为不利。由于我军官兵激于民族义愤,士气高昂,反复冲锋,并发动夜战,终于夺回阵地,英勇杀敌,迭挫敌锋。

  9月13日,罗卓英部主动将两翼稍向后移,六十 二团扼守罗店之突出部。敌乃集中其第十一师团主力,先以飞机、大炮轰击,旋以铁甲车掩护步兵由月浦来犯。日军分三路猛攻,我军沉着应战,将敌击退。入夜,敌又集中炮火向淑里桥附近轰击,我所筑工事被毁。这时,敌乘机派出战车四辆,伴随步兵七、八百人,在小金宅方面渡河,袭击罗店之东侧,另一股敌军袭击我罗店之北。

  薛先维我军奋勇苦战,肉搏多次,始将其左翼敌军击退。这时,敌一部窜入罗店镇,纵火焚烧。我军难以坚守,一度退出罗店突出部,转守西郊预设阵地。第十一师冒着飞机猛烈轰炸,经艰苦战斗,收复罗店。日军不甘失败,调集坦克、飞机和重炮大举反扑,围绕罗店双方展开拉锯战。第十一师会同原先防守在这里的第六十七师并肩战斗,以“一寸山河一寸血”的感天动地精神同日寇拼杀,战况之惨烈为开战以来所仅有。守军阵地几经易手,阵地前尸积如山。

  9月15日,我军增援反攻,在大雨滂沱中与敌肉搏,敌狼狈溃逃,我军乘胜追击,恢复了罗店东郊原有阵地。

  16日,罗店南北两面阵地均有激战,镇南我六十七师、十四师和十一师据守顾家阁、南北塘口之线。敌军集中炮火轰击,掩护其步兵猛攻,激战至中午,敌无隙可乘,且雨后泥泞,敌坦克不能活动。这时,我军炮兵亦猛烈轰击,敌死伤惨重。罗店镇北我军已抵张家堰、洪家宅、李家宅及丁家楼以西之线,敌人迅速组织反扑。我方则利用敌人旧有工事苦撑,终于固守了新阵地。

  其后,敌双向我左翼反攻,经王耀武的五十一师和俞济时的五十八师痛击,敌伤亡惨重,我军乘胜追击,获敌二十二联队队旗一面及军用品甚多。

  罗店,血战旬余,伤亡枕藉。在残酷的拉锯战中,罗店镇已成一片焦土。

  在罗店争夺战中,第十一师六十 二团代理团长韩应斌,副团长薛先维、曹金轮,接到命令后,即率六十二团先行出发。日军为阻止我军增援,出动飞机对正在北进的六十二团等部队轮番轰炸、扫射。不时有官兵倒下,六十二团官兵仍前赴后继,呼啸前进。23日下午4时后,韩、薛等团长率部长途跋涉20余公里赴到罗店以南。立即召开营连长紧急会议指出:日军长途行军又刚侵占罗店,现在接近傍晚,思想上一定麻痹,我团要以猛虎下山之势,打它个措手不及!韩团长当即下令,向罗店攻击前进!

  占领罗店的日军仓卒迎战,被动挨打,经过肉搏血战,入侵罗店的日军一部分被歼灭,余部仓惶逃窜。从被击毙日军工兵上尉军官的身上搜出军用地图和日记,得知首先登陆的日军是十一师团等四十三、四十七联队和工兵十一联队,知敌重点指向罗店、嘉定及浏河。收复罗店后,六十二团和十一师各团乘胜向川沙口攻击前进,九十八师向侵入狮子林的日军攻击前进。已经登陆的日军在川沙口、狮子林构筑滩头阵地,负隅顽抗。停泊在江中的日军军舰向我攻击部队猛烈炮击。23日夜晚的川沙口、狮子林枪林弹雨,血雨腥风,炮弹声、手榴弹声、机枪声、呼啸冲杀声,响彻大地。韩应斌、薛先维率部奋勇冲锋、象一把锐利的钢刀,向敌群冲击。敌我展开近战、夜战、肉搏战。在激战中,韩团长壮烈殉国。

  血肉磨坊―东林寺杀敌

  罗店的日军改变了进攻战术,先以大小口径火炮对我军阵地轰击,后是飞机对整个罗店地区进行无差别轰炸。一时之间,我军阵地上到处硝烟四起,爆炸声震耳欲聋。在炮火掩护下,日军以开掘机和人工进行土工作业,企图挖掘战壕逼近守军阵地。在罗店争夺战中,副团长薛先维、曹金轮均身负重伤;营长等伤亡计18人。

  罗店地区的战斗一直持续不断,连续的冲锋和反冲锋无论进攻或防守,兵员和弹药的消耗相当巨大。日军仗着不断的增援有生力量而保持着进攻的锐气,中国守军这时候人员伤亡已过半数,有的部队只剩下三分之一。

  十一师部队战斗最激烈的地方是罗店镇西三里地的东林寺。24日,六十二团驻受此地。东林寺地势较高,这是一座古庙,东南北三面有小河环绕,是整个阵地的突出部,在这里眺望,可瞰视和射击日军的要点阵地。双方都认识到这个要地对于罗店整个阵地的重要性,敌我双方都投入大量的兵力,反复拉锯式争夺这一高地。

  东林寺是座落在罗店镇的一座千年古寺庙。东林寺在罗店西南,处于中国军队阵地的突出部位。守可以俯视日军行动,攻可以截断日军后路,实为中国军队在刘行、广福、嘉定一线的屏障。地处战略要冲,是中、日军队进行你死我活交战的必争“要地”。

  中国军队第十八军第十一师三十一旅六十二团一连,奉命不惜一切牺牲,那怕坚持到最后一人,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固守东林寺。王连长回到连队,举起了右手,领着大家宣誓。

  攻占东林寺的日军,是四十三联队第一大队。大队长鬼田中佐,是个十分狡猾的兵痞,在日本军队里混了十几年。28日,他用望远镜看了东林寺地形,只派出一小股部队,对东林寺声东击西,不断进行侦察性进攻 我国军队的官兵,王连长们早识破敌人诡计,采取以毒攻毒战术,迎头痛击,以逸待劳,日军的众多花招,一一都被击退。

  29日,日军忍耐不住了,结集大量兵力,向中国军队发起猛攻。战斗十分激烈,子弹横飞,杀声震野。我一连战士英勇反击,与侵略者殊死搏斗。因日军兵力很占优势,阵地终被突破,全连官兵和王连长在内,死伤殆尽,仅存十多位战士。他们抱着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组成敢死队,继续与日军拼杀。恰在此时,中国军队某团的一部分援军赶到,左右夹击,痛击日军,日军终于支持不住了,在暮色苍茫中狼狈逃去……

  日本侵略者的野心是不会改变的,第 二天,日军第四十三联队又重新布局,组织兵力,出动飞机、大炮助战,战事更为惨烈。对东林寺这么个小小的阵地,他们先用飞机轰炸,大火猛起,硝烟扑鼻,一座古寺庙顷刻之间只剩断垣残壁。日军在炮火的掩护下,从三面逼近。为了避免更大的牺牲,中国守军迂回到寺庙的两侧,庙内只留一个班士兵以机枪杀敌。因为射击过多,有些战士手中的枪管发烫炸裂。三班长胡玉林命令用手榴弹迎敌,他带头从掩体跃出,向日军连续掷了十余枚手榴弹,连在远处望远镜中窥视的大队长鬼田,也惊呆了:“中国人了不得,不得了!”

  打得敌人猝不及防,死伤累累,余者仓皇后退。我两侧少量守军,又趁机合围,对敌冲锋,以少胜多,敌人伤亡重大,鼠窜而逃,这时,不可一世的日军,又一次地败退!

  日军调整部署,狡黠的敌人摸清了昨天中国军队的实力:中国人虽英勇善战,但很快枪弹耗尽,且无后援。虽然守军视死如归,他们用的是密集如雨的砖头、瓦片、石块击敌。日军在这种砖、石的打击状态下悻悻撤退了。鬼田队长回营后感到十分耻辱,气愤地拿日军中尉富义田是问……

  又是一天的蒙蒙亮,日军在大炮的掩护下,再次进攻。数小时的肉搏战,双方死伤惨烈。日军中尉富田义昨天向长官发过誓:“不成功便成仁!”此时,他只身冲进庙内,手持战刀,连续砍死我士兵2人。我军三班长胡玉林义愤填膺、痛不欲生,国仇家慨,涌上脑门。说时迟、那时快,转身用枪还击,无奈枪支发生故障。他迎着战刀,赤手空拳冲上,一个扫荡腿,把敌中尉击倒。他又急中生智,趁敌人欲爬起奋力举刀时,随手拿起身旁的十字镐,向富田义劈头盖脸砍去,正中头部,当敌人掩面狂叫时,他夺过战刀,手起刀落,“不成功便成仁!”的日军中尉,终于顺利成了“仁”了!此刻,胡玉林夺得战刀一把、手枪一支。胡班长再次冲出庙门,用战刀与手枪,奔向日军,再去“以牙还牙”!

  差不多在同时,旁边的另一个日军少尉冲上前,欲用战刀劈我军另一班长徐爱生。徐班长勇夺战刀,全然不顾鲜血淋漓的双手,返身挥刀向敌人脑袋砍去,他连杀数敌,并夺取机枪一挺……

  上等兵刘益山,时年十九岁,他是罗店农民。此时虽多处负伤,血流不止。但他为了保国保家,矢志不喻,牢记王连长“轻伤不下火线”的遗教,不顾自己伤痛,刺死敌兵3人,夺得步枪两支。如此气壮山河的壮烈行为,使日军丧胆,溃退不前……

  最后,东林寺边,日军四十三联队第一大队,全军覆没,死亡300余人;但由于力量悬殊,最后东林寺沦入敌军。有名的千年古寺,也从此毁于战火。庙宇林木成了一片瓦砾。

  “血溅东林寺”书写了中国抗战史上光荣壮烈的一页!

  十一师在敌人 不惜代价,不计伤亡的疯狂进攻下,虽然,竭尽全力与敌人反复争夺每一寸阵地,但是,终因伤亡过于巨大,部队无力继续战斗下去,遂命令连夜向张家村、林家宅转移,并切实占领该处构筑工事。第十一师师长彭善以梅春华三十一旅(原旅长王严在助攻罗店时负伤)先行出动,一面战斗、一面转移。在转移中,担任掩护任务的第六十二团一营一连遭到日军突袭,该连官兵在战至只剩六人后仍坚持不退,与突入之日军展开肉搏,最后全部壮烈牺牲。

  薛先维先后参加吴淞、罗店、东林诸战役,指挥作战,奋勇杀敌,晋升中校团附。东林之役,与日本侵略军血战5日,薛先维 撰写了《东林寺杀敌记》,在上海某报发表:

  东林寺杀敌记 

  薛先维

  东林寺(是一古庙)居罗店之西,地势较高,东北河流二道 ,为我军阵地之凸出部,亦为敌人所必争之要地也,夲营一连于九月二十四日奉令固守所地,二十八日倭寇以少数部队,数次向我攻击,均遭击退,二十九日拂晓起,敌知难以济事,乃将后方部队向前推进,轮流袭击。我第一连官兵伤亡殆尽,乃将第三连坫援,延至三十日,战争益烈,敌以飞机大炮,先行轰炸,庙院墙瓦,均多崩塌,继而三面围攻,敌已至墙下,士兵告曰,轻机枪多不能射击奈何,(因射击过多,枪管炸裂)营副赵双权曰,以手榴弹击之,而亲自投手榴弹数十枚,末及,手榴弹亦尽,士兵又告曰,手榴弹巳尽,奈何,赵营副曰,以石头砖块击之,因此坚忍抗敌 。顽敌堪不得逞。乃于稻田中环东林寺而构筑工事,我之忧济弹药,只赖南面一道狭小之交通壕而已。十月一号晨,敌之中尉富田义率队冲至庙内,手持战刀,砍我兵二人连副胡玉政乘其举刀之时,将十字锹拼命击去,正中眼角侧,嚎叫数声而止,缴战刀一把,手枪一支,公文地图等件。另一少尉者,刀劈我班长徐爱生,该班长乃击其刀,因刀利,双手均裂,将刀转劈其脑,杀敌乓二名,缴轻机枪一支。上等兵刘益三,身伤数刀,猶负痛不退,刺死敌兵三名,夺枪二支。计九月廿八号起至十月二日止,倭寇晝夜进攻,死亡官兵三百余人,其四十三联队第一大队消灭殆尽,尸骸枕藉,刀枪满地,为倭寇之一大打击,为余平生作战以来之一大快意事也。而我参加战役之士兵,则剩十余名,官长尽皆伤亡,愧余无  耳噫。此次官兵,与寇肉搏,浴血鏖战 ,视死如归,精神殊爱可嘉。故此笔记之,以供吾同胞欲知当时之情况者。

  生动地记述当时官兵浴血抗战的经过。同时附诗二首:

  忆东林寺

  薛先维

  夜深回首忆东林,独坐孤灯梦不成。

  天悯忠贞频作泪,凄风苦雨吊英魂。

  神州万里倭寇侵,国难如今似海深。

  愿汝英灵长不昧,留为大地扫妖氛。

  血洒查(李)家桥

  11月5日,日军在金山卫登陆,9日攻占松江。蒋介石随即下令部队撤退,11日南市失守,至此除租界外的上海市区全部沦陷。16日,第十一师向常熟转移,18日,三十一旅驻防常熟城维持治安并严防东北方向之敌,六十二团守备灵山,并配合其他团固守。19日,日寇猛烈炮火攻击,敌占灵山高地。三十一旅把六十一,六十二团攻击开往程家桥东端之敌军,由于敌军火炮猛烈,我军与之激战近一个小时,伤亡惨重。由于敌军火炮过于猛烈,我军只得后撤至无锡方向,六十一团驻受吼山,薛先维带伤率六十二团驻受钱丁巷、石棣桥、查家桥。21日晚,我军布防刚完,22日拂晓敌军约五百余人向孔山猛烈进攻,七时半,敌大规模进攻,野山炮及烟幕弹向吼山连续射击,双方激战一个多小时,吼山阵地被敌突破,敌遂由吼山南麓向我六十一团第二、第三、第四营左后方迂回,我军官兵仍坚守阵地死力与敌恶斗,决不退却一步,至九时半,我军伤亡惨重,营、连长基本死伤,但仍然保持战斗状态,敌军亦伤亡很大,不得不退出吼山。同日(22)上午七点半,日冦也同时向薛先维驻防的钱丁巷及石棣桥一带猛攻,三百多日军与该团笫二、第三 营激战约一个小时,敌军又增加二百余人由公路方向将钱丁巷包围,猛攻,将笫三营左侧阵地突破,该菅仍死死在钱丁巷北端沿小河抵抗,尔后,公路方面之放陆续增加,钱丁巷被敌突破,敌愈增多,敌又以一部份向石棣桥后方包围,第二、第三营陷入重围,敌又用野山炮猛烈攻击,在激战中,身负重伤的薛先维死命部队反击,此时,敌机又出动扫射,终因敌火力猛烈将全部驻軍炸死,六十二团自中校薛先维(指挥第一营),丿第三营营长吕申才以下官兵伤亡殆尽, 以身殉国。

  名垂青史

  民国《上杭县志》英烈传中,有这样的记载:“薛先维,字永宁,豪康村人,毕业县立中学校,投考福建省干部学校,并中央军政学校,遂毕业中央军政学校步科。任十八军特务团第一营任营长,二十四年任十一师三十六旅六十二团第一营少校营长,二十六年在沪抗敌作战吴淞、罗店、东林诸役,奋勇杀敌士卒用命记功升本团中校团副,东林之战役与敌肉搏五日,我军阵亡三百余人,而日军四十三联队第一大队消灭殆尽快。先维作东林杀敌记。其东林寺居罗店之西,西有东北河流两道为我军阵地突击部分,亦为敌人所必争之地。九月二十四日奉命固守,二十八日敌人数次来攻均为我军击退,第二天早晨敌人轮流进攻我军,我一连官兵奋勇接战,伤亡殆尽,所幸第三连增援,三十日战事益烈,敌人以飞机大炮出击密集轰炸,房屋多崩塌,三面环攻逼近房外,我军轻机枪因射击过多不能用,只能用手榴弹,弹尽以砖瓦坚守击敌,敌人不得逞,遂而在稻田中构筑工事。十月一日黎明,敌人之中尉富田义率队冲入寺内,以刀砍我士兵,我连副胡玉琪乘其举刀之时提十字锅奋勇击中其眼倒毙,另外一少尉以刀砍我,我奋力夺其刀砍其脑,遂杀敌兵二人。我军士兵身受重伤,仍负痛与敌人作殊死作战。是役五日中敌昼夜环攻,死亡官兵三百余人,敌人之四十三联队第一大队消灭殆尽,尸体、枪刀满地,为敌一大损失,为予生平作战第一快事,独恨我士兵剩下十余人,官长皆尽伤亡。而我独没死,侥幸生存。我军浴血奋战,视死如归大无畏之精神为可敬也。转月先维在无锡李家桥力战尽亡,三旬不负素志矣。后由直辖师部呈请恤典,国府追赠上校、抚恤金贰仟元,抚恤拳属年金贰佰,以二十年为期。”

  薛先维是抗日战争中正面战场牺牲的上杭藉抗日将士中级别最高的国军将士,牺牲时年仅三十五岁。薛先维为抗击日本侵略者,献出了鲜血和生命,他为中华民族的利益而牺牲,名垂青史。

  2017年6月23日福建省人民政府批准薛先维为革命烈士。

  资料来源:

  1;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

  2: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3:福建省上杭县博物馆

  作者:

  薛玉如  薛先维之女

  邱良玉  薛玉如女(资料提供)

  刘长生  上杭县博物馆

  通  联:上杭县博物馆  手机:18950816551  

  附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