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研究
 推动红色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发表日期:2018-10-18
【字体大小: 】  [打印] [收藏] [关闭]

  推动红色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曾汉辉 谢耀南

  闽西对中国革命作出过卓越贡献。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作为核心创造主体与闽西革命群众的紧密结合,创建了中央苏区(闽西)红色文化。闽西红色文化中的核心层就是闽西苏区精神、古田会议精神、才溪乡调查精神、苏区干部好作风等精神文化。闽西苏区精神是苏区精神在闽西原中央苏区的空间展现形式。中央苏区(闽西)红色文化是当代中国文化中红色基因的重要熔铸节点。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是革命文化(红色文化)的现代传承和弘扬的基本原则。根据新时代治国理政的基本方略和重点领域划分,革命文化的传统与弘扬可以从不同侧面、不同角度围绕闽西中央苏区时期党领导人民进行土地革命、武装斗争、政权建设等革命历程作细分和研究。

  一

  闽西是全国著名革命老区。胡锦涛同志曾经指出,闽西老区人民为了中国革命的胜利和新中国的建立付出了巨大牺牲,作出了重大贡献。在2014年召开的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期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闽西“是原中央苏区所在地,对全国的解放、新中国的建立、党的建设、军队的建设作出了重要的不可替代的贡献。闽西和江西赣州的一部分是中央苏区,对党和革命的贡献是最大的。”这一贡献可概述如下:

  1.闽西是土地革命的一面光辉旗帜。闽西是较早实行土地革命的区域。1928年8月,在永定暴动后成立了溪南区苏维埃政府。闽西苏区领导人邓子恢、张鼎丞领导群众组织分配土地,实行土地革命,提出了溪南区土地分配的“七条”原则,特别是提出了“以乡为单位,按人口平均分配土地,采取抽多补少的分配原则,地主富农和贫农、中农一样分田”的办法,既科学又简便。1929年7月和1930年5月,毛泽东在总结闽西土地革命实践的基础上指导召开了闽西“一大”和“南阳会议”,就有关土地问题和富农问题作出决议,形成了以“抽多补少,抽肥补瘦”为主要内容的土地分配系列原则,为中国共产党的土地革命路线和政策的形成提供了新的内容,作出了历史性贡献。

  2.闽西是毛泽东思想的初步形成地。闽西中央苏区时期,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创造性地把马列主义的普遍原理与闽西、赣南的革命实际相结合,总结了朱毛式的,李文林式的,方志敏式的,又吸收了闽西张鼎丞、邓子恢式的最新鲜的经验,毛泽东在闽西写下了《古田会议决议》《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反对本本主义》(初稿)和《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初稿),以及《才溪乡调查》等重要著作,特别是确立了毛泽东思想初步形成的“三块基石”,即对中国革命有着决定意义的中国革命道路,适合中国国情的建党、建军纲领,以及实事求是、群众路线、独立自主思想,从而使闽西成为毛泽东思想的初步形成地。

  3.古田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和人民军队建设史上的里程碑。中国共产党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于1929年12月28-29日在古田召开(史称古田会议)。会议通过的《古田会议决议》总结了红四军创建以来的经验教训,批判了红四军党内存在的各种错误思想,提出以无产阶级思想建设无产阶级政党和人民军队,确立了“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原则,开启了人民军队新的启航点。会议确定的建党、建军原则为红四军党和军队的建设指明了方向,对党和军队的建设产生了极其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习近平总书记在古田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指出,“古田是中国共产党确立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原则的地方;是人民军队政治工作奠基的地方;是新型人民军队定型的地方,也是我们党立规矩定制度的地方”。

  4.闽西是中国共产党人学习治国理政的重要实践基地。闽西苏区时期,中国共产党进行了苏维埃政权架构下全新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建设。闽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会议讨论通过的《苏维埃政府组织法》《土地法》《劳动法》等6部大法和《借贷条例》《商人条例》等10项条例,是苏区较早和较完备的法律,为全国苏区建设提供了样板,也为新中国法律体系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闽西创办了全苏区第一个劳动合作社;创办中央苏区第一个粮食调济局、第一个工农银行、第一家公营企业、第一个对外贸易机构、首次提出解决城乡“剪刀差”问题,为中央苏区和新中国经济建设提供了丰富的经验。闽西苏区大力加强文化教育事业,第一张红军军报《浪花》、第一个苏区出版机构———列宁书局、第一所妇女学校———新泉妇女夜校、第一个红军学校……都在这里创办或举办。上杭才溪乡成为“中央苏区第一模范区”,是推广学习的样本。邓子恢、张鼎丞、陈丕显、杨成武、刘亚楼等一大批闽西英杰成长为新中国的治党治国治军人才。

  5.闽西是中央苏区的经济、文化中心和主体区域。在辛耕别墅召开的红四军前委会议确定了“以赣南、闽西二十余县为范围”建立苏维埃政权割据,并将此割据区域与湘赣边界相连接的计划,初步绘制了中央苏区的蓝图。长汀县革命委员会是中央苏区第一个县级红色政权。闽西苏区是建立较早而又比较巩固的一块在全国有影响的根据地。1931年秋,以赣南、闽西为基础的中央苏区成立后,闽西苏区共辖有永定、上杭等10多个县(市),200余万人口。长汀等地成为中央苏区的经济、文化中心,被誉为“红色小上海”;宁化成为中央苏区的“乌克兰”。闽西是中央苏区的主体区域、半壁江山和东南屏障,它在配合开展反“围剿”战争等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

  6.闽西是红军的重要创建地和将帅“摇篮”。1928年6月,永定暴动后创建了福建省第一支红军部队———闽西红军营。此后,组建了闽西红军第七军第七十九师。1929年6月,闽西地方红军被充实到红四军一、二、三纵队,闽西红军第七军成为新组建的第四纵队的骨干力量。一年后,闽西地方红军十二军与红四军等军队混合整编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团,闽西子弟是其中的主力。红四军由下井冈山初进闽西时的3000多人发展到20000余人,之后发展成为红一方面军,成为全国红军的主力部队。闽西还组建了红九军、红十二军、红二十军、红二十一军、新十二军、红十九军等多支部队。在革命年代,闽西有10万余人参加红军和游击队。新中国授衔的将帅中,有9位元帅、8位大将、33位上将、113位中将和众多少将都在闽西工作、战斗过。闽西是当之无愧的红军的“故乡”和将帅的“摇篮”。闽西籍的开国将军有71位,占福建省的86%。

  7.闽西儿女为长征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闽西是长征出发地之一。第五次反“围剿”后期,长汀、连城交界的松毛岭作为苏区东南屏障,是阻击敌军的最后一道防线。松毛岭战役阻击了国民党六个师的进攻,有效延迟国民党军队占领瑞金的意图。1934年9月30日,红九军团兵分两路从钟屋村出发开始长征。在8.6万主力红军中,有闽西儿女2.6万人,到达陕北后仅剩2000多人。在长征途中,闽西儿女担负着前锋或后卫、政工或后勤、侦察或救护等特殊而繁重的任务。红五军团34师作为长征的断后部队,为保证中央主力红军能顺利渡过国民党第四道封锁线湘江,全师6千多闽西子弟在湘江战役中壮烈牺牲。闽西儿女为长征的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作出了重大贡献。

  8.闽西是“二十年红旗不倒”的战斗堡垒。一是党组织长期存在,党的领导从未间断。自1926年永定支部成立以来,经过土地革命、武装斗争和苏区创建、全盛至苏区解体、红军长征,以及三年游击战争、抗战时期的曲折发展和持续斗争,直到1949年闽西全境解放,闽西党的组织长期存在,党的旗帜没有倒。二是革命武装长期存在,武装斗争从未间断。闽西党组织创建了福建首支红军部队———闽西红军营,创建了闽西红军第七军第十九师、红四军第四纵队,逐步形成了主力红军、地方红军和赤卫队三结合的武装力量体系。红军长征之后,地方武装坚持游击战争。抗战时期,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军第二支队。之后,先后创建了王涛支队、康容支队、闽西支队以及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武装斗争的旗帜没有倒。三是长期保留部分土地革命果实。土地革命初期就有溪南分田;苏区时期,80多万贫苦农民分得了土地;长征之后的十几年,闽西14.6万人口的区域有20多万亩土地一直保留在农民手中,直至全国解放。据不完全统计,在革命战争中,闽西有16.6万群众为革命牺牲;在册烈士2.37万人,占福建省的一半。

  9.闽西儿女为抗战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红军长征之后,留在闽西的张鼎丞、邓子恢、谭震林等领导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成为中国革命在南方的战略支点。1938年春,由闽西南红军游击队改编的近3000人的新四军第二支队,奔赴皖南抗日前线。他们取得了半塔集保卫战和车桥战役的胜利,开辟了以茅山为中心的苏南抗日根据地。在狸桥一年期间,新四军二支队人数由初出闽西南的2700余人发展到6000余人,建立和发展的地方武装成为坚持抗战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外,经过长征的2000多名闽西子弟兵被编入了八路军,其中一一五师也是闽西子弟兵最集中的一个师。以杨成武、罗元发、陈海涵为主要负责人的晋察冀军区第一军分区,取得了雁宿崖战斗胜利,在黄土岭战斗中击毙日本人称为“名将之花”的阿部规秀,培养出狼牙山五壮士英雄群体。闽西子弟为抗日战争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作出了重要贡献。

  二

  1.中央苏区(闽西)红色文化产生的社会历史背景。

  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精神生产随着物质生产的改造而改造”,“人们的意识,随着人们的生活条件、人们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社会存在而改变”。近代以来,中国逐步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国家衰败、民族危亡的过程,也是中国人民前赴后继的反帝反封建斗争历程。中国革命文化作为一种原创性的精神生产,它源于近代以来中国政治、经济和社会剧烈变迁,特别是中国人民前赴后继的长期革命斗争历程。毛泽东同志指出,在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斗争历程中,特别是以“五四”运动为界标所开启的新时期,“中国产生了崭新的文化生力军,这就是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共产主义的文化思想”。这个文化生力军的领导力量就是中国共产党,创造主体就是革命家及革命群众。这个“共产主义的文化思想”就是革命文化(也称红色文化)。红色文化是在近代以来的中国革命过程中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引,融合特定区域内多元文化而形成一种文化形态。

  红色文化因不同的革命时空机缘而呈现出不同的地方特色。中央苏区(闽西)红色文化,就是基于中国共产党及其地方组织的土地革命战争实践,苏维埃制度框架下的军事斗争、政治、经济和社会建设实践,以马克思主义先进文化为指引,融合闽西客家文化、龙岩闽南文化和其他土著文化而形成的文化形态。如前所述,从革命实践看,闽西是土地革命的一面光辉旗帜、中国共产党人学习治国理政的重要实践基地,是红军的重要创建地和将帅“摇篮”,闽西儿女为长征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也为抗战的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更是“二十年红旗不倒”的战斗堡垒;从历史地理看,闽西是中央苏区的经济、文化中心和主体区域,是长征出发地之一;从思想生产看,闽西是毛泽东思想的初步形成地,古田会议因确立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原则成为中国共产党和军队建设史上的里程碑。总之,正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作为核心创造主体,与闽西革命群众的紧密结合,运用外来文化(马克思主义)和本地文化资源(客家文化等),在中国共产党和苏维埃政权的组织、动员下,以高度的理想性、自觉性,以革命热情与革命理想为主要动力,创造出了具有时代特色和地方特色的革命文化———中央苏区(闽西)红色文化。

  2.苏区精神、闽西苏区精神与中央苏区(闽西)红色文化。

  “一定的文化是一定社会的政治和经济在观念形态上的反映”。中国共产党人在土地革命战争乃至整个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所创造的新文化,无疑是“在观念形态上反映新政治和新经济的东西,是替新政治新经济服务的”。自大革命失败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1927-1937)的十年,是中央苏区从酝酿、兴起、发展、全盛到解体的历史过程。苏维埃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制度的创建和实践贯穿这一过程。在纪念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80周年纪念大会上,习近平同志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在创建革命根据地、建立红色政权和探索革命道路的实践中由无数革命先辈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时代精神概括为苏区精神。其主要内涵就是“坚定信念、求真务实、一心为民、清正廉洁、艰苦奋斗、争创一流、无私奉献”。他进一步指出,“这一精神既蕴涵了中国共产党人革命精神的共性,又显示了苏区时期的特色和个性,是中国共产党人政治本色和精神特质的集中体现,是中华民族精神新的升华”。无论现在和将来,我们都要坚持继承先烈遗志,大力弘扬苏区精神。

  苏区精神是一个具有特定时空意义的概念。从内涵上说,以“坚定信念、求真务实、一心为民、清正廉洁、艰苦奋斗、争创一流、无私奉献”为主要内涵的苏区精神,能够涵盖其它子集的精神内涵。一方面,以“坚定信念、团结奉献、求实创新、思想建党、政治建军”为主要内涵的古田会议精神,部分与苏区精神一致。其中,作为精神核心的坚定信念是完全一致的,作为方法论基础的求真务实(求实创新)也是一致的;作为组织基础和群众基础,团结奉献和无私奉献,是相当接近的。当然,古田会议精神中“思想建党、政治建军”思想(原则)是苏区精神文化中所独有的,也是穿越历史、历久弥新的思想价值。另一方面,以“调查研究、求真务实、群众路线、艰苦奋斗、争创一流”等为主要内涵的才溪乡调查精神,也部分与苏区精神一致。从外延上说,既然苏区精神是党在土地革命战争过程中在开展苏维埃政权建设实践中形成的时代精神,那么,在苏区所形成的其它精神文化,如古田会议精神、才溪乡调查精神等,都是这个集合中的子集。

  为此,我们把闽西红色文化的构成结构理解为由核心、次核心和外围三个层面所构成的复合结构:一是核心层次的精神文化。主要是闽西苏区精神、古田会议精神、才溪乡调查精神、苏区干部好作风、等精神文化。二是次核心层次的思想理论。这就是初步形成的毛泽东思想等思想理论成果。它集中体现在毛泽东撰写的六篇闽西文献之中,也体现在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在闽西苏区时期的文稿以及闽西苏区地方领导人邓子恢、张鼎丞等人撰写的文稿之中。三是外围层次的具体文化形态。如教育、文学艺术、新闻出版、体育、卫生等具体文化事业形态,以及社会思潮与文化变革。因此,闽西苏区精神,是苏区精神在闽西原中央苏区的空间展现形式,它体现为古田会议精神、才溪乡调查精神、苏区干部好作风、“干革命走在前头,抓生产力争上游”等具体的精神文化,它也贯穿于众多闽西革命历史和文化事象之中,体现在具体的历史遗存、人物、故事和文献之中,是革命的精神文化、思想理论和文化符号的复合体。在严格的意义上,中央苏区(闽西)红色文化与闽西苏区精神可作清晰的区分;在不严格的意义上,我们可以把闽西苏区精神与闽西红色文化相并行、交替使用。

  三

  习近平同志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源自于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历史所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熔铸于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中创造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植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这里不但指出了当代中国文化的深厚历史根源,也概括了其近代历史来源。特别是熔铸于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历史过程中创造的革命文化。其中,中央苏区(闽西)红色文化正是熔铸的重要来源,也是当代中国文化中红色基因的重要熔铸节点。对于红色文化在当代中国国家治理以及整个党领导人民的治国理政实践中的传承与弘扬,习近平同志明确指出:“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继承革命文化,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更好构筑中国精神、中国价值、中国力量,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作为发展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基本原则,既是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来说,也适用于革命文化(红色文化)的现代传承和弘扬。

  中共十九大提出了到21世纪中叶中国发展的战略目标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分两步走,在本世纪中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报告从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全面深化改革、坚持新发展理念、坚持人民当家作主、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坚持“一国两制”和推进祖国统一、坚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坚持全面从严治党等十四个方面阐述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这就是新时代治国理政的基本方略和重点领域。

  根据这一战略思维和革命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的原则,我们把这一构思具体展开为二十七个研究主题:从革命自信到复兴自信;闽西苏区时期党的思想建设;闽西苏区时期党的组织建设;闽西苏区时期的廉政建设;闽西苏区时期的宣传思想工作;闽西苏区时期的统战工作;闽西苏区时期的法制建设;闽西苏区时期的政权建设;闽西苏区时期党的执政理念;闽西苏区时期的财税工作及其启示;闽西苏区土地革命的实践及其现实启示;中央苏区“红色小上海”的经济建设;闽西苏区时期的特色产业;闽西苏区时期的金融事业;闽西苏区军民融合探源及其当代实践;闽西苏区时期的社会建设;闽西红色文化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闽西苏区时期的教育事业;闽西中央苏区的红色交通线;闽西“红旗二十年不倒”的经验与启示;闽西苏区共产党人的人格力量;闽西苏区时期的红军团队管理;闽西苏区精神与生态文明建设;闽西苏区时期的保密工作;闽西苏区精神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中央支持原中央苏区县(龙岩)加快发展政策研究;闽西红色文化的生成、结构、传播与变迁。

  从主题细分看,以上二十七个细分研究主题,从不同侧面、不同角度围绕闽西中央苏区时期党领导人民进行土地革命、武装斗争、政权建设等革命历程作事件的回顾和梳理,进而总结各个主题所形成的基本经验或普遍规律,最后联系新时代治国理政的各个相应主题领域的新情况、新问题提出对策思考或现实启示。从研究方法看,各研究主题多数采用描述、归纳和分析的方法。基于相应学科的知识基础,各篇普遍先描述该主题的基本情况、基本表现和基本过程,进而加以思维抽象或归纳,最后以分析法阐述若干借鉴和启示。部分篇章采用跨越学科、综合性的研究方法,如用历史社会学、文化社会学、历史哲学等社会科学前沿理论和方法作长时段的研究。

  习近平同志指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领导干部通过学习党史国史,认识和把握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创造的丰富经验,可以获得思想的启迪、知识的武装,提高工作本领,站在历史的深厚基础上更加坚定地走向未来。知史、鉴史,善于从党史国史中寻找智慧。2014年,在古田召开全军政治工作会议期间,习近平总书记同出席会议的同志一起深情追忆85年前先辈们探寻革命道路时筚路蓝缕、艰辛奋斗的情景时说:“历史,往往在经过时间沉淀后可以看得更加清晰。”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我们可以用学术的透镜细察早已沉淀的历史,以对焦的方法清晰描绘历史事件背后的轨迹,希望描述那“历史运动的真实关系的一般表述”,从而提出一些或许对当下和未来具有借鉴价值的思考。(作者单位系中共龙岩市委党校)(摘自《红色文化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