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色研究
请别再说“吴富莲吞针而死”
来源:闽西日报     发表日期:2018-10-18
【字体大小: 】  [打印] [收藏] [关闭]

  请别再说“吴富莲吞针而死”

   

   宋客

  在闽西坊间,有关西路军妇女先锋团政委吴富莲牺牲的经过,一直流传“吞针而死”的说法。一方面人们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残酷血腥充满仇恨,另一方面对闽西革命志士在威逼利诱面前坚贞不屈的崇高气节表示景仰。

  然而,冷静一想,如果具有崇高气节的吴富莲要在狱中自杀完全可以有多种方式,何以要吞针?这些针从何而来?怎么吞?是一根针吞下去还是一排针吞下去?从来没有说明。“吞针而死”一说,无疑赋予了更多悲壮色彩。

  然而,近日笔者通过查找资料和采访有关党史专家,吴富莲“吞针而死”一说不可信,是杜撰、臆想的。正确的说法是吴富莲在狱中得了肺结核,营养不良,身体虚弱,咳血不止,最后病死狱中。

  吴富莲,上杭县官庄乡吴屋村人,1912年生。193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福建省委妇女部长。参加了长征。长征途中被安排在中央红军干部休养连当政治战士。19356月,红一、四方面军在四川懋功会师后,被调到四方面军工作。19367月,红军二、六军团在甘孜与四方面军会师后,被任命为妇女先锋团政委。

  妇女先锋团是以原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团为基础扩编而成的。妇女独立团是19343月在川陕根据地成立的,战士都是20岁左右的女青年。此次整编为先锋团时共有1300多人,编成3个营,9个连。193611月初,全团随西路军总部渡过黄河,投入战斗。

  由于西路军兵败河西走廊涉及敏感问题,学术界对西路军历史及将士的评价一直讳莫如深,直到上世纪80年代随着历史真相逐渐公开并对主要人物作出公允评价,西路军问题才得以揭开神秘的面纱。西路军妇女先锋团政委吴富莲的事迹也被更多人知晓,直到1983年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吴富莲吞针而死”的说法,最权威的版本是刊于《上杭县志》(福建人民出版社,19939月第1版,第911)“人物传”中的“吴富莲”简介:“(民国)2510月,红军三大主力在甘肃会宁会师后,组织西路军西渡黄河,以便打通国际路线,争取苏联的援助。但西路军进入河西走廊后,陷入国民党地方军阀马步青、马步芳、马鸿逵部的包围。12月,妇女先锋团在甘肃张掖县倪家营子遭马部骑兵、步兵四面包围,她(吴富莲)指挥全团英勇作战,突出重围。(民国)263月,妇女先锋团转到祁连山犁园堡一带,被敌军追上,孤军奋战33夜,终于弹尽粮绝,她负伤被俘。敌人对其威胁利诱,她丝毫不为所动,最后吞针而死,时年26岁。”

  这一说法,被后来者反复引用,也成为坊间众口一词的定论,或编入故事,或作为资料,一直传唱。

  然而,这一说法一直遭到独立思考的党史专家的质疑。原闽西革命历史博物馆馆长、研究员林焕珍就是其中之一。

  林焕珍说,1991年他就打算去江西省泰和县拜望当年的西路军妇女先锋团团长王泉媛,希望通过采访王泉媛,了解吴富莲牺牲的真相。于是与江西省瑞金县博物馆一位姓钟的工作人员联系。那位姓钟的研究员回话说,他正要去泰和县找王泉媛,一定把你想要的事实真相带回来。得到事实真相后,林焕珍写了《祁连山下祭忠魂》(钟德彪执编:《巾帼风采映闽西》,中国妇女出版社,20016月,第28)一文,文中对吴富莲牺牲经过作了描述,“吴富莲被俘后,敌人先以官位利禄相诱,她轻蔑一笑,丝毫不为所动;后又用马刀对着她,胁迫她投降。她大义凛然地说:‘作为一个革命者,牺牲是早就料到的!’敌人无奈,把她关进了凉州监狱,同时关在这里的还有团长王泉媛、特派员曾广澜、团部秘书李开芬、二营营长何福祥等100余名妇女先锋团的干部战士。”吴富莲得了肺结核,“由于得不到治疗,病情越来越严重,经常满口满口地咳血。王泉媛向看守要来一大瓶鱼肝油,这是当时治肺病的最佳药物,大概是对这位被俘的女政委的优待吧。可是,只过了十几天,一瓶鱼肝油还没有吃完,吴富莲却永远闭上了那双战火熏烤过的眼睛。

  由王宁执笔的《万水千山,巾帼热血铸丰碑》(闽西革命历史博物馆编:《长征中的闽西儿女》,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199612月,第125)一文,也对吴富莲牺牲经过作了描述,“吴富莲身患肺病,咳嗽不止,她住的牢房阴冷潮湿,睡在地板上连草皮也不给铺。在敌人的残酷折磨下,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咳嗽加剧,呼吸困难,吃得很少,消瘦不堪,全身乏力,大小便都很困难,19377月的一天,这位西路军的著名女英雄闭上了她那双聪慧坚毅的大眼睛。”

  更有力的证据,还有时任甘肃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黄汉河撰写的《西路军女战士蒙难记》(黄汉河著:《西路军女战士蒙难记》,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891)一书中关于吴富莲牺牲经过的采访实录。采访时间为1986813日,采访人为当年西路军妇女先锋团团长王泉媛,采访地点在江西省泰和县招待所。王泉媛深情回忆起西路军失败的经过和吴富莲牺牲的过程。书中说,“麦子黄了的季节,黄瓜已经老了。王泉媛的亲密战友、妇女先锋团政委吴富莲被抓进了监狱,和她关在同一间牢房里,睡在王泉媛牢房的外间。王泉媛见吴富莲病得很重,便为她要来一大瓶鱼肝油。可是只过了十几天,一瓶鱼肝油还没有吃完,吴富莲,这位只有27岁的红军优秀的女指挥员,便永远闭上了那双战火熏烤过的眼睛。”

  以上事实,为亲历者王泉媛所述,应为信史无疑。

  综上所述,吴富莲并非“吞针而死”或“吞针自杀”,而是由于患严重的肺结核,病死于狱中。

  因此,以讹传讹、凭空臆造的说法应当更正,不论是学术界、文艺界、新闻界,还是坊间的故事传说,请别再说“吴富莲吞针而死”或“吞针自杀”!

  吴富莲烈士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来源:2018813日《闽西日报》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