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土地文学
张力雄:铁骨铮铮昭史册(作者:郭鹰)
发表日期:2013-12-27
【字体大小: 】  [打印] [收藏] [关闭]

  长征路上,他历经磨难,九死一生,打着摆子上雪山,往返三次过草地;高台血战,他浴血奋战,死里逃生,辗转五个昼夜才得以脱险;风雨文革,他坚守本色,不畏强权,保护战友,坚持原则,永葆共产党员的本色……风雨百年,世事沧桑,他的高尚品格如松柏常青,他的赫赫战绩留青史。

  张力雄:铁骨铮铮昭史册

                                       •郭鹰

  三月的障云岭,繁花似锦,春雨绵绵,沿着蜿蜒盘旋的环山路,我们去拜谒将军的出生地—燕子塔。将军的家在大山深处,我们已找不到当年的痕迹了,只见一座崭新的平房,写着“燕子塔将军纪念馆”。几株大小不一的翠柏,是将军返乡时种下的,一口四周砌了护栏的水井,那是养育将军长大的水井。空山新雨后,静谧的山谷,云遮雾绕,有鸟鸣远远近近吟唱,有远山近树在云雾间时隐时现。打开纪念馆的大门,迎面是一幅迎客松牌匾,匾额上写着“力雄将军百年华诞志庆”,“燕子塔革命基点村革命全体张氏宗亲贺”。两边是一幅对联:“力奔革命万里长征功勋永恒昭史册,雄才战绩为国为民百龄与时启后人。” 这是家乡亲人对将军的敬重和最高评价,概括了将军风雨百年的戎马生涯,赫赫战功与高超人格。

  三过草地  百炼成钢

  张力雄,1913年出生于上杭县通贤乡障云岭贫苦农户家中。他从小过着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日子,原以为将在这深山中穷苦一生,永无出头之日了,没想到,革命的号角很快就吹到他的家乡障云岭。1929年,十六岁的张力雄和村里的年轻人一起,满怀热情地加入革命队伍,走出深山,开始了长达百年的革命征程。

  张力雄机智大胆,立场坚定,作战勇敢,很快脱颖而出----

  1931年,他由团员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1932年,参加了中国工农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历任指导员,团总支书记,团政治处主任、军团随营学校政委等。参加了中央苏区第四、五次反围剿。

  l934年,张力雄作为红三十四师一00团的政委参加了在瑞金举行的全军政工会议。在会上,张力雄见到了毛主席。毛主席抓着他的手,问他是哪里人。张力雄告诉他:“我是才溪人。他说,“噢,才溪我到过的,才溪是模范乡,你要当模范的。”

  时隔半个世纪,张力雄回想起当年的情景,依然记忆犹新,他说:“我就是带着毛主席的嘱咐开始长征之路的。”

  长征途中,张力雄担任红五团教导大队政委。红五团是全军的后卫部队,承担掩护和收容任务,被称为“钢铁后卫。”1934年9月底,张力雄率800余名学员,在兴国老营盘白云山阻击国民党军,这是中央红军长征前的最后一仗。战役打了三天两夜, “钢铁后卫”用血肉之躯顶住了兵力是己10多倍敌人的轮番攻击,为红军主力集结转移赢得了时间。

  随后,张力雄率部集结到于都河边,从那里踏上漫漫长征路。

  “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人不攀。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这是在四川广为流传的一首民谣。夹金山海拔4114米,危岩耸突、峭壁如削、天气变化无常,是一座“死亡之山”。而张力雄居然是打着摆子上雪山的。

  1935年6月,张力雄带领的红五团终于到达川西北,准备翻过夹金山后与四方面军会师。雪山下的当地老人看到红军人困马乏,衣衫单薄,连连摇头,不相信他们能翻过夹金山。

  第二天早晨,每人只吃了一碗辣椒面与豌豆叶一起煮的糊糊汤,就迅速集合上山了。红五团一路收容了不少伤员病员,其中还有4名重伤员,而张力雄从过大渡河开始,就一路上“打摆子”,每隔一天打一次。为了让他翻过夹金山,医生只得将保存了很久、全队仅有的3支奎宁针给张力雄用了一支。

  越往上爬,山势越险,道路越窄,空气越稀薄。许多同志不是一不小心就滚下了深不见底的山涧,就是坐下再也没有起来。快到山顶时,突然乌云翻滚,暴雨夹着冰雹劈头盖脸地砸来,正打着摆子的张力雄寸步难行,冻得牙齿发颤。警卫员赖国标背着张力雄吃力地向前爬着。突然,赖国标一个翻滚,滚下十几米,幸好被一块大石挡住了,才幸免于难。最终,凭着顽强的毅力,张力雄和收容组的10位战士互相搀扶着,整整走了12个小时才翻越夹金山。

  如果说爬雪山艰苦卓绝,那么三过草地,还添加了一种说不出的苦闷与憋屈。如果说雪山呼啸的风雪是狰狞的魔鬼,那么喜怒无常的草地则是另一个吞噬生命的疯子。

  红四方面军会师后,张力雄所在的红五军团跟随张国焘的左路军行动。一年多后,已是红五军四十五团政委的张力雄率部第三次过草地。  老将军回忆说,自己的长征,“最艰苦的莫过于受张国焘分裂主义路线的影响而三过草地”。

  这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沼泽地,看不见一棵树木、一块石头,只有一层迷蒙的雾气。脚踩在地上软绵绵的,就像踩在弹簧上一样,散发着臭味的黑水滋滋地往上冒。碰到泥深的地方,脚就陷进去了,而且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人陷下去后,别人若去拉他,不但拉不出来,拉的人也会跟着陷进去。草地的气候像个喜怒无常的疯子,一日几变。有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暴雨如注,甚至还夹着雪花和冰雹。大家只能用脸盆、枪托等护着头,身上寒冷彻骨,颤抖不止。风雨雪雹过后,马上又是烈日当头,整个草地就像一个大火炉,烤得人汗流浃背、口干舌燥,难以忍受。因为遍地沼泽,根本找不到一块干燥的地方,只能选一些稍突起的草包或小河边有灌木的地方宿营。汗水、雨雪把衣服全弄湿了,也找不到干柴生火烤干,只好三人一组背靠背坐着,利用彼此的体温将衣服慢慢地焐干,并借相互的支撑打个盹。可刚一闭上眼,又是虫咬,又是寒风,使人难以入睡。”还有饥荒,更是折磨着大家的意志和身体,最终不得不将皮带煮了吃。大家相扶相帮,历尽艰辛,好不容易通过草地,又接到命令:“南返阿坝。”尽管大家都不理解,可军令如山,张力雄只得带着部队第二次过草地。这是一场不必要的牺牲,筋疲力尽的红军战士越来越多掉队了,寒冷潮湿饥饿疲劳,将生龙活虎的年轻战士们彻底摧垮,大家只能一路走,一路匆匆地掩埋好战友的遗体,然后含泪离去。

  第三次进入死亡之地时,最令人痛心的是,张力雄的警卫员赖国标牺牲了。赖国标,福建长汀人,一路上跟随张力雄出生入死,情同手足。他是喝了一种不知名的野菜汤后中毒而死的。特别让张力雄悲痛的是,赖国标在奄奄一息时,还吃力地从自己衣袋里摸出一小袋盐巴和花椒粉交给他,紧紧地拉着他的手说:“首长,我不能再照顾你了,这是留给你防寒的!”顿时,张力雄两行泪水夺眶而出,紧紧握住他的手,赖国标断断续续地说:“有机会的话……给我家捎个信……告诉我的父母……我也参加了红军长征……”说完,手慢慢松开了。

  时隔多年,谈到爬雪山过草地,老将军依然泪流满面,情不自禁。他说:“不要忘记长征,不要忘记历史!”有人问他,是什么支撑你走完长征路的?老将军不假思索地回答:“在最艰难的时候,我常常想起毛主席要我当模范的叮嘱,信心和勇气又来了。”

  高台血战  浩气长存

  2011年7月21日,以龙岩市政协主席林仁芳为团长的闽西代表团,千里迢迢,来到甘肃省高台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园,为西路军阵亡的闽西籍烈士扫墓。这是继2010年7月湘江战役闽西籍红军纪念碑落成仪式后的来自闽西家乡的又一次祭奠。

  闽西是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是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中央苏区所在地。8.6万参加长征的中央红军中,有2.6万是闽西儿女,最终到达陕北仅剩2000多人,可以说,二万五千里的长征路,平均每一里路就损失一个闽西子弟,很多人连姓名都没有留下。其中牺牲最大的有两次,一次是湘江战役,一次就是高台血战。当年,以闽西子弟为主组建的红三十四师,在湘江战役中基本壮烈牺牲了,另有少量人员调入红五军团所辖其他部队,如张力雄、黄鹄显、吴富莲等。长征中一直殿后的红五军团在一四方面军会师后,转隶红四方面军建制,渡过黄河后,在高台战役中,几乎全军覆没。

  1936 年12 月下旬,“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为了打通“国际路线”, 背靠苏联,决定建立一个有利于回旋的战略基地长期抗战。为此,红军西路军决定从甘肃靖远西渡黄河,占领甘、肃二州(即张掖、酒泉),控制河西走廊。

  “钢铁后卫”变为“开路先锋”,12 月30 日,张力雄所属的红五军团一举攻克临泽,全歼该城守敌,然后马不停蹄地向高台进发。高台位于甘肃省西部,是兰新公路的咽喉要道,自古乃兵家必争之地。红军要西进,首先必须占领高台。

  1937 年1 月1 日拂晓,红五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攻克高台,全歼高台伪军1500 余名。时任45团政委的张力雄带领红军战士一面坚守城门,一面积极向群众宣传红军的性质和宗旨,大力宣传 “一致抗日”等道理。红军进城后不进民房,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视贫苦群众为父母兄弟姐妹,这与马匪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形成鲜明对比,很快赢得当地回汉群众的信任与支持,高台城内外呈现出一派新景象。

  红军两天内连克两城,势如破竹,极大震憾了国民党反动政府和马步芳的“马家军”,他们视高台红军为心腹之患,急欲消灭之。马步芳、马步清、马鸿遗分别从青海、宁夏等地调来四个骑兵主力旅和炮兵团、手枪团,加上胡宗南的一个步兵旅,共三万五千余敌,包围了高台城,企图阻止红军西进,消灭红军于高台城。

  张力雄等团领导始终和战士们一起战斗在火线最前沿,同仇敌忾、打退敌人的轮番进攻,硬是守住城墙。1月20日拂晓,马家军组织了自攻城以来最为猛烈的进攻,红军指战员视死如归,英勇奋战。突然一块弹片击中张力雄的左腿,警卫员连忙把他扶到卫生所包扎。当张力雄包扎完毕准备返回阵地时,一个老乡神色慌张地说:“红军同志,马匪在反动民团的内应下进城了,正在搜捕红军,你腿上有伤,快到我家里躲一躲!” 第四天,马家军放松搜捕,老乡把张力雄装上马车,上盖一层厚厚的杂草和马猪粪,送他出了城。告别这位善良的老乡后,张力雄强忍腿上的伤疼,冒着严寒,沿着白雪皑皑的祁连山脚,在荒无人烟的旷野上辗转几夜,终于遇见一位年近六旬的老乡,不仅拿出珍贵的水和麦饼给他吃,还自告奋勇当向导,带着他突破敌人重重封锁线,找到了西路军政治部。

  徐向前总指挥见到张力雄,激动万分,紧紧地握住他的双手说:“你回来就好,高台失败了,但革命没有失败!”此时他才得知,红五军团全军覆没,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团长叶崇本等都牺牲了,他们的头颅被割下示众。

  高台大血战是红军战史上一场异常惨烈、悲壮的战斗。红五军将士以简陋的武器与十倍于己之敌恶战,坚守孤城达半月之久,歼敌2.5万余人,对配合河东红军战略行动,推动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起了重要作用。但终因弹尽粮绝、寡不敌众而兵败祁连。二万余名西路军将士几乎全军覆没,其中有将近2000余名闽西儿女喋血沙场或被俘后惨遭杀害。由于张国焘的错误路线,红军西路军蒙受了重大损失。但他们虽败犹荣,他们的无畏精神和英雄气概将永载史册!

  1956 年,叶剑英元帅在高台悼念英烈时,慨然赋诗:“英雄战死错路上,今日独怀董振堂。悬眼城楼惊世换,高台为尔著荣光。”

  在张力雄几十年革命生涯中,许多往事随时间流逝慢慢淡忘,但西路军高台血战却永远铭刻心中。2011年7月20日,张力雄的儿女中兄妹5人来到张掖,在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凭吊革命先烈,并赠送了张力雄题写的“红军万岁”、“高台英烈气壮千秋,不朽精神激励后人”的题词。算是对高台,对营救他的高台老乡,对死难高台的战友们的告慰吧!

  死里逃生的张力雄在随后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屡立奇功,1955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军衔,1961年晋升为少将。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风雨文革  永葆本色

  血雨腥风的文革十年,就象一面照妖镜,将人性的真与假,善与恶凸显无疑。身为有三十多年党龄的,从枪林弹雨中九死一生过来的老将军张力雄来说,永葆共产党员的本色,是他做人做事的原则。在一片肃杀萧瑟中,他就象一面鲜红旗帜,是一抹温暖的颜色,在患难中凸显真情。他为保护战友,用坚贞与勇敢,铸就一座肉眼看不见的城墙,恰如三十多年前的高台保卫战,虽最终寡不敌众,自身难保,但是他的无畏精神与英雄气概,光昭史册。

  文革开始时,张力雄担任云南军区政委。1967年初,身为云南省委第一书记的阎红彦成为红卫兵揪斗的对象,他躲进了云南省军区警卫团。造反派大队人马立即开进省军区大院,要揪斗阎红彦。张力雄亲自出面,以三十八年的党龄和军区政委的身份担保阎红彦不在省军区大院,造反派才退兵。

  不久,造反派发生分裂,一派叫“炮派”(新云南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大联合联络站),一派叫“八派”( 昆明地区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指挥部),发起了惨烈的北教场武斗,张力雄当机立断,出动武装,逮捕了“11.30”组织的5名负责人。随后, “八派”的涂晓雷发表了题为《触目惊心的“五月兵变”》的文章,诬陷张力雄和云南省军区副司令员朱家璧少将配合国民党云南特务组进行“五月兵变”。7月,黄兆其、涂晓雷又编写了《云南处在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警惕真正的赵永夫要夺取军权》一文,诬陷张力雄和朱家璧夺省军管会的权,一时间,昆明满城风雨,张力雄面临险境,自身难保。1968年1月13日在北京召开了昆明军区、云南省军区和13军、14军领导人会议,对省军管会主任、昆明军区副司令员陈康中将和张力雄进行了批判。5月1日,中央没有发票给张力雄上天安门观礼,张力雄闻讯大哭,旧病复发。

  随后,云南武斗愈演愈烈,中央为了解决云南问题,在北京的红山口军营举办学习班,这个学习班时间长达半年,参加的人多达1980人,学习班的主任是工程兵政委谭甫仁中将。5月19日,谭甫仁被任命为昆明军区政委, 6月,张力雄在学习班上被批斗。1969年1月,谭甫仁在讲话中认定赵健民、张力雄等叛徒、特务、走资派是伸进“炮派”这一群众组织里的黑手。张力雄还被说成是“滇东北挺进纵队”的后台。随后被关进牛棚,剥夺自由和尊严,一直到1975年初,中央落实党的政策,张力雄调任江西省军区政委,这才离开云南这一是非之地。

  在江西任军区政委时,讨论著名的李九莲冤案时,到会的常委中的多数人同意“判处死刑,立即执行”的报告,张力雄全然不顾自己刚刚结束的长达十年的磨难和打击,毅然决然投了反对票(投反对票的仅三人)。都说患难见真情,张力雄面对素不相识的李九莲,依然坚持做人的原则,永葆革命本色,不做亏心事,不说亏心话。

  1988年7月,张力雄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今天,将军已是百岁老人了。我们在村委会的墙上,看到他与来自家乡的村支书的合影。他一袭红衣,须发似雪,精神矍铄,笑容满面,曾经的磨难与艰险仿佛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渐渐淡去,但是他留给后人的财富,日久弥珍。正是因为有对苦难的从容面对,对困难的举重若轻,对战友的深情厚谊,对名利的平淡如水,才能穿透九死一生的长征路、死里逃生的高台血战、血雨腥风的文革的重重乌云,寻找到无尽的惊喜和希望。将军用自己传奇的一生,见证着共和国从无到有,由弱到强的奋斗之路。将军用自己高风亮节的品格告诉后人,豁达是长寿的根本,坚贞是幸福的基石。将军以开阔的视野和胸怀,向世人传递着坚韧与顽强,柔情和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