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土地文学
亨四巷口夕阳斜(作者:林斯乾)
发表日期:2013-12-27
【字体大小: 】  [打印] [收藏] [关闭]

  汀江河流经上杭县城,迂回曲折,形成一个大大的S形,为小县城增添了无限秀美。县城人家傍水而居,城内小巷纵横,其间有条小巷叫亨四巷,巷口有一座砖木结构的平房,建于1913年,原为基督教会,后改为美华中学。早在1961年,这座建筑就被福建省政府公布为第一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它就是“汀属八县社会运动人员养成所”遗址。它是闽西第一朵国共合作孕育的花朵。

  1924年1月20日至30日,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举行,由孙中山主持,通过宣言,对三民主义作出了新的解释。民族主义突出反对帝国主义的内容;民权主义强调民主应为“一般平民所共有”;民生主义则以“平均地权”、“节制资本”为两大原则,并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工农的三大革命政策。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实现,使工农革命运动获得了合法地位,从而有力促进了工农革命运动的发展。这一时期,正是农民运动蓬勃发展的时期,也为创办农民运动讲习所、培育革命干部提供了契机。共产党人彭湃十分重视开展农民运动,在从事农民运动的实践中,他意识到宣传发动农民,是一项重大而迫切的任务。他利用自己在中国国民党农民部任职之便,积极倡议创办农民运动讲习所,培养农民运动干部。在他的积极倡导下,1924年7月,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正式开班。从1924年7月到1926年9月,先后举办了六届,毛泽东曾担任第六届的所长一职。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的教员有肖楚女、周恩来、彭湃、李立三、恽代英、廖仲恺、张秋人、唐澍等人。还有许多社会名流到农讲所作报告或演讲,如林祖涵、陈延年、郭沫若、何香凝等。广州农讲所培养了近800名农民运动的干部。这些干部在我国革命的峥嵘岁月里发挥了重大的作用。

  在广州农讲所的影响下,广东以至全国各地相继创办了不少培养农民运动干部的学校。在福建省境内,有漳州农工运动讲习所和工农政治讲习班、上杭汀属八县社会运动人员养成所。

  主持创办上杭“汀属八县社会运动人员养成所”的,是许多热血青年,其中有谢秉琼、林心尧、雷三明等共产党员及当时的国民党人傅柏翠等。

  谢秉琼是福建武平县万安乡人,1921年在上海大学读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1925年12月,谢秉琼在广东中山大学法学院召集30多位汀州进步人士开会,创办《汀雷》杂志,每期印1000份左右,寄回汀属各县,并发往全国各地。这是一份当时对闽西影响最大的宣传革命思想的杂志,它曾给沉睡的上杭群众深深的震撼。谢秉琼在《汀雷》发刊词中叩问道:“吟呻枕籍的汀州人民,处此革命环境,救死不遑,又将如何?改良欤?坐以待毙欤?抑利用其奋斗本能以参加革命欤?是诚今日汀州人民,颠沛流离傍徨奔走歧途中,一生死关头的大问题也。”他深信革命力量,有高远的革命理想,他说道“我们是信仰革命的三民主义者,从黑暗的地狱里——汀州跑了出来,抱着牺牲决心,参加国民革命,日夜焦思,知道汀州也是中国的一部份,应用解决全国的革命方法解决汀州。”同时,他深信“革命工作是整个的,不是局部的,汀州的革命与全国的革命同时进取,全国的军阀官僚劣绅土豪打倒了,汀州的军阀官僚劣绅土豪也没有没打倒的道理。全国的民族得到了解放,汀州的人民也可享着自由幸福了。”谢秉琼还主持过长汀、上杭、武平、永定四县国民党部与民众团体代表联席会议,在上杭成立长杭武永政治监察署,并任监察专员,后来改任汀属八县政治监察署专员。

  比谢秉琼小6岁的林心尧是福建永定县人。1926年4月,林心尧回永定后,在湖雷创建了福建第一个农村党支部中共永定支部,并组织各乡农民协会迎接北伐军进军闽西。1926年夏天,林心尧受中共厦门特支的派遣,到上杭一带进行革命活动。此时,中共广东区委把广州农讲所学习毕业的13名福建籍学员派回闽西南各县开展活动,在广州农讲所第六期学习的上杭籍学员温家福被派赴上杭,与林心尧取得了联系。同时,在广东海陆丰农讲所学习并加入共产党的雷三明也回到上杭。他们在杭城秘密进行革命活动,先后介绍罗大淮、吴梅林等加入中国共产党。星星之火就这样开始燎原,这一年12月,温家福、雷三明、罗大淮、吴梅林在上杭县城内学坪里常初堂择日馆楼上开会,成立中共上杭支部。不久,林心尧、谢秉琼、蓝维仁、蓝维龙等参加支部工作,上杭党支部人数逐渐增加,支部进行了改选,林心尧担任支部书记,支部活动地点迁移至莫进士巷吴家对面书屋楼上。1927年,正当北伐战争节节胜利时刻,国民党右派却露出了反共面目。4月2日,国民党发出了“清党”决议,十天后悍然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包括李大钊、肖楚女等在内的许多共产党人及国民党左派著名人士被害。这场政变波及全国各地,之后不到一个月,上杭便发生了“五七”事变,地方军阀蓝玉田部疯狂屠杀革命者,5月8日,林心尧被捕,在狱中遭严刑拷打,他坚贞不屈,次日被杀害于武平城东门,牺牲时年仅22岁。

  时间回到1927年3月23日,这一天,上杭县城明显要比往日热闹。“汀属八县社会运动人员养成所”就在这一天正式成立,来自长汀、上杭、武平、永定、连城、宁化、清流、归化(现为明溪县)八县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和进步青年积极分子,共160人齐聚上杭城原基督教礼拜堂内,举行汀属八县社会运动人员养成所开学仪式,他们都是从各县中选出的优秀骨干。有意思的是,当时还有4名非正式学员,用今天的话来说,叫“旁听生”,这也可察见当时学员遴选之严格。

  “汀属八县社会运动人员养成所”相当于今天的“干部培训班”。教学活动是依照广州农讲所的做法,主要教材有《马克思主义浅说》、《资本论》、毛泽东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周恩来的《军事运动与农民运动》、肖楚女编著的《帝国主义讲授大纲》等,还组织学员到上杭城郊的水西渡、潭头、土埔等农村进行社会调查,了解农村人口、户数、土地占有状况和农民被剥削状况等。从他们当时的学习教材和教学活动,可以看出共产党人和国民党左派人士对农民问题的重视。正如《长杭武永四县党部及民众团体联席会宣言》指出:“我们认定了中国国民革命,便是农民革命,……为巩固革命之基础,惟有首先解放农民,无论政治的或经济的运动,均以农民运动为基础。”毫无疑问,这种认识在当时背景下,是颇有见地的。可以说,正是这样一种认识基础,为此后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上杭及闽西各地的山区农民运动才能如春雷般涌动,当地民众蕴含的革命意识才能像埋藏在地底下即将发芽的春草般不断被唤醒。当后来朱德和毛泽东率领红四军入闽时,他们没有想到,偏居一隅的上杭民众的革命热情能迅速点燃,而且从此保持革命红旗二十年不倒,直到走向最后胜利。

  后来的事实证明,从“汀属八县社会运动人员养成”所走出来的学员,像星星之火,点燃了闽西大地的革命火种,并成燎原之势。当时,比较有名的有:一年后担任中共上杭县委书记的李立民;武平苏维埃政府主席练宝桢;中共长汀县委第一书记段奋夫;宁化县共产党组织的首任负责人徐赤生;农民暴动领导人张玉衡、梁心田等。不少学员成了各县革命运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或成为了工农红军地方游击队骨干,也有不少学员为革命事业献出了生命。

  四十五天后,“汀属八县社会运动人员养成所”因发生国民党反革命政变而被迫关闭。“汀属八县社会运动人员养成所”如寒风中摇曳的一朵花小朵,它开放的时间虽然短暂,但对此后革命工作的影响是深远的。它为中国共产党如何培养革命干部提供了经验,它采用的革命的内容、艰苦朴素的作风、政治与军事相结合、理论联系实际等经验,对后来都是有极大的启示作用的。

  夏日的上杭县城热浪袭人,一如当年热闹的革命氛围。夜幕降临,夕阳的余晖铺在静寂的亨四巷口,历尽沧桑的 “汀属八县社会运动人员养成所”退却了所有的喧闹,慢慢地让时光变老。许多人已不知道这一段历史,只有老房子静静地品味着80多年前的激情,摩挲着当年热血青年的余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