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土地文学
红色三兄弟 动漫剧本
发表日期:2015-06-16
【字体大小: 】  [打印] [收藏] [关闭]

动漫剧本

 

红色三兄弟

编剧:李迎春

 

人物:

红色三兄弟——林金堂、林金森、林金香

林攀信、王永玉夫妇

下才乡苏维埃政府王主席

若干群众、乡苏干部

(在红色三兄弟身边还有一条大黄狗,机智灵敏,名叫阿黄。)

 

[1929年春某一天。日,天气阴冷。

[发坑村(当时还叫衰坑)低矮的屋子前,道路从村子旁穿过,路的另一边是正等待插秧的田野。

哥哥林金堂带着两个弟弟林金森、林金香给地主家插秧,每人挑着一担秧苗向田里走去。林金香挑着秧苗艰难地走着,步子越来越沉重。一条名叫阿黄的大黄狗跟在金香后面。

金香喘着气说:“哥,为什么我们年年给地主种田连吃者吃不饱啊?”

金森接过话说:“我们穷人命苦啊,没那个福气。”

金堂说:“不对,不是我们命苦,是地主剥削我们。以后你们就会明白的。”说完,他走上前对林金香说:“小弟,担子放下来,我帮你挑一些。”

金香放下担子,不由自主地揉了揉肩膀。金堂将金香箕里的秧苗一把把堆在自己的箕里,直到装不下为止。

兄弟三人重新挑起箕里继续往田里走去。

 

这时,一群外村孩子从道路上走过,见到金堂三兄弟,便大声唱起童谣:

衰坑里人空米,年年起来住烂房;

身上无件好衣裳,家里铺着篾缚床。

朝晨野菜昼边糠,夜暮稀粥照月光;

日里无粒喂鸡米,夜暮无颗老粮。

孩子们一唱完,朝金堂三兄弟做了个鬼脸。阿黄看见这群捣蛋的孩子,竖起耳朵,蹬起前脚,朝着他们狂吠起来。吓得他们一窝蜂作鸟兽散。

金堂听到童谣心里冒着愤怒的火,又无可奈何地低下头。

金森望着哥哥,对哥哥说:“哥,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金堂停下了脚步,对金森、金香两个弟弟压低着声音说:“很快了,很快我们就会过上好日子的。”

金森、金香看着哥哥坚毅的表情,不禁点了点头。阿黄也看着金堂,摇了摇尾巴。

 

[1929年7月20。夜,庄背庙内。

一盏马灯放在神坛上,屋里围着参加暴动的地下党员和积极分子(约五六人)。在昏暗的马灯下,他们在连夜赶制“欢迎红军”的红旗子和红臂章。他们一边忙着一边讲着悄悄话。

甲:联络的同志回来了吗?明天红军什么时候到?

乙:已经回来了,红军明天9点就会到。现在我们的同志正通知暴动队作好接应。

甲:嗯,应该大家都知道了。就等明天的枪炮一响,把那些地主恶霸打得屁滚尿流。

甲、乙(开心地,压低笑声):哈哈……

 

[夜,庄背庙外。

金堂和金森在站岗。外面一片漆黑,金森有点害怕,向金堂靠拢,轻声地:“哥,你不害怕吗?”

金堂:“有什么好害怕的。没事,金森,有哥在呢!”

金森:“嗯,我不害怕。”

不远处,村子里响起了狗吠的声音。

 

[7月21日。才溪集镇

红军官兵雄赳赳、气昂昂地开赴才溪,后面是游行的才溪群众。一路上,他们精神抖擞,振臂高呼:“打倒土豪劣绅!”,“没收地主的粮食!”、“没收地主的土地!”,“打倒反革命武装!”,“实行共产!”等口号。

金堂带着金森、金香高举着小红旗,跟在游行队伍里,高呼口号,神情激动。

游行暴动队伍路过发坑的时候,林攀信、王永玉夫妇焦急地朝队伍不停地张望,似乎在寻找什么。突然他们眼前一亮,朝队伍里的金堂三兄弟招呼:“金堂,金堂——快过来!过来!”

金堂听见父母的叫声,反而对他们说:“爹、娘,你们也来游行吧,快过来——”

林攀信更加着急了,不停地一边招手一边叫着:“快过来,快过来!”

金堂只得从队伍里挤出来,来到父母面前。

林攀信对金堂说:“孩子,你怎么不去地里干活,到这里瞎跑什么!”

金堂兴奋地:“爹,怎么是瞎跑呢?现在红军来了,我们的救星来了,我们要推翻地主恶霸,穷人的好日子来了!”

林攀信急忙说:“孩子,不能乱说话,让那些人听到就遭殃了,快回家吧。”

金堂:“爹,那些地主恶霸已经抓起来了,他们再也不会欺侮我们了!”

林攀信将信将疑:“真的吗?你是发烧了,胡言乱语吧?”

金堂:“真的,爹,您放心,马上就会看到他们的下场了。好了,我要回队伍去了。”说完,他就匆匆赶回队伍中,与大家一起继续高呼革命口号。

林攀信望着渐渐远去的队伍,还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暴动成功后不久的一天。日,发坑村稻田。

下才乡苏维埃政府王主席领着林攀信夫妇来到一块稻田,对他们说:“老林,这块地就是你们家的了!”

林攀信看着肥沃的土地,激动地说:“真的吗?我有田了!可以不受地主剥削了吗?”

林永玉对着王主席高兴地说:“感谢共产党!感谢苏维埃!”

王主席:“是啊,有了共产党,我们穷人就有了希望,我们的腰杆就直了。来,我们把分田的桩打下吧。”

王主席拿起旁边的木桩,和林攀信、王永玉一起,在四角界址上立下木桩,以此为界。

正在打桩的时候,金森和金香带着阿黄飞奔着过来。

王永玉看见兄弟俩,高兴地说:“孩子们,我们终于有田有地,有春光了!”

两兄弟一片欢呼,跳跃着高喊:“我们有地了!我们有地了!”

林攀信问孩子:“你们的大哥去哪里了?”

金森:“大哥去乡苏维埃政府,做革命工作了。”

王主席高兴地对林攀信夫妇说:“金堂这孩子真不错,乡里的工作啊样样抢着干,表现很模范呢。”

林攀信夫妇欣慰地笑了。

正在这时,金堂向他们走了过来。阿黄看见金堂,不停地摇尾巴,咬了咬他的裤腿。

王主席:“金堂,你怎么来了?”

金堂说:“有事情向王主席汇报呢。”

这时,林攀信上前插话,招呼金堂:“金堂,过来。”然后,看着金森、金香,“你们三兄弟一起过来。”

金堂三兄弟不明白怎么回事,来到父母亲旁边。

林攀信看着绿油油的稻田,“扑通”一声朝自己的地跪了下去。接着扭过头来,招呼妻子王永玉和三个孩子,“来,你们一起跪下。”

妻子王永玉和三个孩子一起跟着林攀信郑重地跪下,朝着田地跪拜。

林攀信一家五口,一起跪下,他向天发誓:“一定誓死保卫人民的天、人民的地!”

林永玉和孩子们一齐大声念:“一定誓死保卫人民的天、人民的地!”

 

跪拜完,五人站了起来。王主席也被眼前的场景感动了,拍着林攀信的肩膀:“对,我们的土地来之不易,一定要好好珍惜,用生命去捍卫胜利果实!”

金堂面对着王主席,大声说:“我们一定用生命去捍卫胜利果实!王主席,我有一个请求。”

王主席:“什么请求?这就是你要向我汇报的工作吗?”

金堂响亮地回答:“是的,我向王主席汇报——我要当红军,请王主席批准!”

金森、金堂一听,也马上围在王主席身边,不约而同地说:“我也要当红军,我也要当红军。”

王主席和林攀信、王永玉看着兄弟三人,面面相觑,突然都笑了起来。笑得兄弟三人都不好意思。

林攀信看了看三兄弟,然后对王主席说:“王主席,你看,三兄弟都争着当红军呢,干脆让他们都去当红军算了。”

王主席微笑着说:“不行不行,这次有要求,一家只能去一个。我们苏区的革命工作也需要大家齐心协力,如果大家都去当红军了,谁来给红军战士种粮食呢。”

金堂先发制人:“我是老大,出门多,比你们老练,力气也比你们大,我当然要最先去。”

金森急忙说:“我也不小了,论个头不比你矮,论力气也不比你小,还是让我先走吧,再说大哥在乡苏维埃工作,应该留下来。”

金香也不甘示弱:“为什么比谁力气大,力气小。照我看,应当我去,你们留在家里帮助爹娘干活。”

王永玉笑呵呵地看着三兄弟争论,对着王主席说:“王主席,兄弟三人我都同意去当红军,现在就由你批准吧。”

王主席:“这次扩红,上级要求我们选一位司号员。我看金香的号吹得最好,还是让金香去吧。”

林攀信和王永玉齐声说:“听王主席的,就让金香去。”

金香高兴地跳了起来,金堂和金森一脸沮丧。阿黄高兴地叫着“汪汪——”

 

[1930年秋的某一天,日,某次战斗前夕。森林小道上。

两支红军队伍正在行军。担任司号员的金香突然发现另一队伍中有个熟悉身影,他高兴地叫起来:“二哥!”

金森听到叫声,也看见了金香,跑了过去,两人亲热地搂着肩膀。

金香问:“二哥,你怎么也当红军了?”

金森:“难道只许你当红军啊?今年我也当上了红军,而且我也是司号员呢。”说着,他拿出别在腰间的号。

金香也把号拿出来,两把号靠在一起,显得特别光亮。

金森对金香说:“弟弟,我已参加敢死队,必须马上赶到前方去。”

金香:“二哥,你去吧。我们两支部队已汇合在一起,战斗打响后,我为你司号,为你加油!”

两兄弟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随后,金森向金香挥挥手,赶上前方的队伍。

 

[日。战斗中,某个村庄。

战斗打响了,枪声越来越密集。金森和敢死队员一起,乘着炮火硝烟,冲了出去,偷偷地逼近敌人的碉堡。

敌人从射击口不断向外扫射,红军无法向前进攻。金森率先接近碉堡,将三颗拉断了导火索的手榴弹一齐塞进敌堡,然后用背拼命堵住碉堡洞口。一声巨响,碉堡被炸飞,金森也壮烈牺牲……

目睹二哥的壮举,金香强忍悲痛,吹起军号,向敌人发起进攻。战斗进入白热化,双方争抢十分激烈。最后子弹打光了,金香紧握大刀与敌人拼杀。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金香也壮烈牺牲。

 

[不久后的某一天,日。下才溪乡苏维埃政府所在地。

林金堂手握着三兄弟的照片和光荣牌,心情十分沉重,握紧拳头重重地捶在桌子上。

王主席走过来,拍了拍金堂:“你的两个兄弟为革命事业而牺牲,是我们才溪的光荣,我为他们感到骄傲!”

金堂沉默了一会,泪水从脸颊流下来:“王主席,让我去当红军吧。”

王主席:“你们家已经为革命牺牲了两个人,你就留在乡里做工作,不要上前线了。”

金堂:“父母教育我们,一定誓死保卫人民的天、人民的地。我要上前线,打胜仗,保卫人民的天、人民的地!”

王主席:“金堂,好样的。我支持你——未来的红军战士!”

金堂郑重地点了点头。

 

[第三天上午,列宁台前。

男女老少正送别自己的亲人当红军上前线。

林攀信夫妇也在人群中送别金堂。

金堂穿着崭新的红军服、红军帽,对父母说:“爹、娘,你们放心,我上前线一定不给你们丢脸,一定做光荣的红军战士!”

王永玉抚摸着金堂的脸,依依不舍的样子,说:“傻孩子,相信我们林家个个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没有一个孬种,一定会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

林攀信看着金堂:“孩子,你就安心上前线,家里你不用操心。”

金堂敬个军礼:“爹、娘,我走了,再见!”

 

[某日,苏区某个战场。战火硝烟弥漫,红军与敌人顽强拼搏。

字幕:金堂参加红军后,勇敢善战,屡屡立功,作为先进代表,出席中华苏维埃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后因积劳成疾,不幸病逝。

 

[日,发坑村口。一块烈士纪念碑矗立在那里,“红色三兄弟”五个大字熠熠生辉,下面是三兄弟名字:林金堂、林金森、林金香。

往日金堂三兄弟进出的道路两旁站满了发坑群众。阿黄垂头丧气的样子,耷拉着跟在林攀信夫妇后面。

王主席面对群众大声说道:“我们才溪是中央苏区第一模范区、模范乡,我们发坑是毛主席亲自改名的村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毛主席和共产党的恩情!今天,我们向英雄的林金堂、林金森、林金香三兄弟致敬,他们是才溪的光荣,是保卫苏区的榜样,是英勇不屈的红色三兄弟!”

他走到林攀信夫妇面前,拉起他们的手走回中间,告诉大家:“这就是英雄红色三兄弟的父母,我们向英雄的父母致敬!”

人群中响起热烈的掌声。

[推出字幕:

光荣的才溪儿女,在血与火的洗礼中尽显英雄本色,南征北战,英勇奋斗,智勇双全,屡建奇功,成为闻名全国的将军之乡。才溪人民为中国革命也作出巨大牺牲,全区16030人,为革命而牺牲的有1200多人,其中一门二烈士60户、一门三烈士5户、兄弟烈士58户、父子烈士4户、夫妻烈士2户。才溪是一块血染的红土地。

[歌曲《永远革命莫变心》:

阿妹送郎当红军,送条手巾寄深情;

手巾绣上七个字,永远革命莫变心!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