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红土地文学
《古田会议》 (微电影系列剧)
发表日期:2016-08-30
【字体大小: 】  [打印] [收藏] [关闭]

  《伟人足迹遍杭川》之九

  《古田会议》 (微电影系列剧)   黄兆森编剧

  (字幕)“1929年12月28日”。

  清晨。

  纷纷扬扬的雪下得好紧、好密、好厚!

  在五龙溪的三级桥上和八甲溪的无名桥上,精神抖擞的红军战士在认真地执行着警戒任务。

  在会场主席台的右侧和正厅里的微黄色的三合土地板上,共燃起五堆炭火。

  120多名来自红四军的各级党代表、干部代表、士兵代表,从及闽西地方上的干部代表和妇女代表,他们每人都穿着草鞋,打着绑腿,背着背包,扛着枪,冒着严寒,呵着热气,搓着双手,怀着愉快的心情,迈着轻快的步伐,跨过青石大门,进入宽敞的用鹅卵石堆砌的前院,再进入一道红色的木门来到会场。

  西式挂钟响了九下,上午九时正,大会正式开始。

  在代表们的热裂烈声中,毛泽东、朱德、陈毅等领导走在主席台上就坐。

  大会执行主席陈毅起身走到主席台的方桌前,示意代表们安静下来,激动地大声说:“同志们,现在我们开会了。”

  陈毅开门见山地:“同志们,本次大会要努力发扬我党的民主精神,用自我批评的方法来检查红四军党内存在的所有不良倾向,以达到克服目前党内发生的所有不良倾向的目的。”

  陈毅严肃地:“现在,我宣布大会纪律:第一,严守大会规定;第二,努力发扬我党的民主精神,勇敢地拿起自我批评的这种武器;第三,毫不留情地清算党内的一切不良倾向;第四,踊跃发言,积极参加对党的今后工作的讨论。“

  陈毅:“现在请毛委员讲话。”

  毛泽东鼓动地:“同志们,通过这次大会,我们就是要克服目前红四军党内存在的不良倾向来提高红四军的战斗力量,这就是此次大会的任务。本人十分赞同这次大会即将决定的红四军党内今后的工作与奋斗的方针。在此,本人衷心的预祝大会能取得圆满成功。|”

  陈毅:“下面请朱军长讲话。”

  朱德诚恳地|:“自红四军党内的‘八大’以来,我们基本上执行了正确路线,也较好地完成了各项任务。但也得承认,我们也犯过好些错误,甚至还犯过一些严重的错误。我希望代表同志能积极行动起来,跟各种错误思想作坚决的斗争。”

  陈毅:“下面请李力一主任讲话。”

  李力一特别强调:“我们一定要加强对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的思想意识的锻炼,使我们以身作则地成为革命道德的模范。”

  ( 迭印出前委和各个纵队主要负责同志讲话的画面)

  陈毅大声地:“现在,我受前委的委托,向同志们传达中央‘九月来信’的精神和中共中央关于及对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的决定。同时,大会还决定由我做关于废止肉刑和及对枪毙逃兵问题的报告。下面,我就先传达中央‘九月来信’的精神……“

  代表们聚精会神地聆听陈毅的报告:用心听,更用心记和想……

  壁上西式挂钟的指针指向希腊数字“12”时,有力地敲响了十二下。

  大会主席陈毅宣布:“上午的会议到此结束。下午的会议有两项内容,先听取朱军长的军事报告,然后讨论中央的决定和的大会的报告。散会。”

  午饭后,代表们三五成地热烈交谈着,有时甚至还会进行一些争论。

  毛泽东独自漫步来到会场东侧的弓形莲花池畔。

  在冬日阳光的照耀下,耀金的浮光把荷花池变成了一勾弦月。

  毛泽东坐在荷花池边,用深邃的目光扫视远方乳白的山峦。进出苍凉的田野,最后回归到身边的荷花池上。

  路过的一位曙光小学老师,热情地邀请毛泽东:“毛委员,快进屋取暖吧。”

  毛泽东风趣地:“你看池中的午时莲多倔强,它却不怕严寒,难道我们还不如一颗草?外边好嘛,外边空气清新。我们坐下来聊聊,好吗?”

  毛泽东幽默地:“要造就人才,你们当老师的就要有思想准备,就得首先放开肚皮把白面(粉笔灰)吃过饱哇……”

  曙光小学老师频频点头称是。

  下午二时整,大会继续进行。

  大会主席陈毅大声宣布:“同志们,下午的大会现在开始。先请朱军长作军事报告,大家欢迎。”

  在代表们的热烈掌声中,朱德走进主席台,用高昂的声调、洪亮的声音作起了军事报告:“我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从井冈山斗争开始到这次会议,毛泽东同志都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创造性地应用到中国革命的具体时间中,提出了中国革命的正确政治路线和军事路线。”

  代表们兴致勃勃地聆听朱德的军事报告,会场里不时洋溢着欢笑声。

  陈毅:“现在,大会进行讨论。”

  一代表激动地:“刚才朱军长得军事报告,从红军建军一直谈到目前,内容实在又具体,他又讲得通俗易懂、生动有趣,让我们受到了很大的鼓舞。”

  几乎众口一词:“我们赞同中共中央关于反对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错误的决定!”

  红四军前委委员、二队纵队党代表、纵委书记张恨秋却站起来,大声地唱反调:“我认为,党中央决定开除陈独秀的党籍的做法是很不妥当的。谁不知道,陈独秀是我们党的创始人,他对中共革命事业功不可没,怎能一下子把它打倒呢?”

  毛泽东瞥了一下张恨秋,耐心地教导:“我觉得张恨秋同志对陈独秀的认识还不到位。的确,在创建中国共产党的过程中,陈独秀是立下了汗马功劳。但他因居功自傲而导致自己思想僵化,而他右倾机会主义思想更是严重地危害中国的革命。既然如此,他哪能不受到全党的批判和遭到历史的唾弃呢?”

  张恨秋被毛泽东批驳地哑口无言,只好坐在原地缄默不语。

  上夜。

  毛泽东在万源祠东侧厢房第一间的临时办公室里接见与会代表,为他们释疑解惑。

  下夜。

  毛泽东就在这间只有一桌两凳的简陋房间里批阅各种文件。

  次日上午八时整,大会继续进行。

  陈毅大声地宣布道:“同志们,开会啦。”

  稍停,他便深情地:“现在,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毛委员给大伙作关于《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的报告。”

  稍停,他又动情地说:“在这里,我有必要提醒同志们注意,这份由毛委员亲自起草的两万余字决议案,是雄才大略、刚毅以及始终与党内错误思想作不调和斗争的结晶,充分体现他的灵气,才气和义气,对指导中国革命今后走向成功和胜利极富有科学性、创造性和指导性。他的字里行间凝聚着毛委员的心血和智慧。”

  最后,陈毅号召地:“我们必须认真地学习、认真地宣传、认真地实践!”

  骤时,会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略显单薄、却高大而坚定的毛泽东稳健地走向了主席台。先是沉着地倒了一杯开水润喉,然后用炯炯有神的目光飞快地扫视与会者。

  掠过瓦顶的鹅毛大雪不断地从长方形的天井上空飘落下来。

  毛泽东稍作镇定,用湖南话开始作报告:“同志们,根据大会主席陈毅同志的要求和大会的任务,我想向大家讲八个问题。现在,我开始讲第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整个决议案的核心问题。其中心内容就是要用无产阶级的思想来建设我们无产阶级的政党和人民军队。对于这个问题,我也想分成八个小问题来加以论述。先讲第一个小问题——关于单纯军事观点……”

  毛泽东的讲话时而振聋发聩的春雷,时而如滋润心田的山泉,时而如启人心智的钥匙,强烈地感染着每位代表,使他们也随之时而鸦雀无声地严肃起来,时而欢欢雀跃地喜开颜笑……

  毛泽东启发地:“什么是绝对平均主义呢?”

  这时,闽西特委机关的雷时标身背市袋走进会场。他犹豫片刻,觉得不便进去,便慌忙地停下脚步。

  毛泽东连忙问起雷时标:“你身上背的是什么呢?”

  雷时标应道:“这时补助伤病员的光洋啊!”

  毛泽东关心地问:“那你打算怎么分呢?”

  雷时标蛮有把握地:“这好办,每人两元,一律平等。”

  毛泽东用手指着雷时标,对大家说:“大家都听到了吧?像这样的一律平等,其实就是绝对平均的主义,因为它不分轻伤和重伤,只给每人两元钱,这就像你们闽西客家人平时所说的,‘大牛和小牛都是三百斤’啊。”

  与会者心悦口诚地频频点头称是。

  毛泽东继续报告道:“现在,我来讲第六个问题,关于废止肉刑的问题。我们有的军官就喜欢用皮带、皮靴、皮包、皮手套、皮马鞍的‘五皮主义’来治理士兵的。他们看来,带兵打仗就是对士兵该骂的就骂、该打的就打、该枪毙的就枪毙。所谓‘不打不成兵’,就像城隍庙的大鼓,三天不打就会上灰尘。”

  毛泽东的话音稍停,林彪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

  林彪竭力辩护:“俗话说‘打铁打铁,就是要狠劲地打,才能成钢’。目前,我们的红军正处于初创阶段,如果不敢对士兵进行严厉的打骂管教,那就无法治好军,因此,依我看,肉刑非但不能废止,而且还显得很有必要。”

  毛泽东用斩钉截铁的语气严厉地训斥道:“林彪同志,你错了!难道你想把我们的红军混同于旧军阀吗?难道作为人民军队的红军还能沿袭旧军官惯用的‘五皮主义’吗?”

  陈毅也义愤填胸地按耐不住地接着说:“我们红四军树立的新风尚,就是要重在批评教育,而轻在打骂士兵,在这个问题上,我就劝林彪司令员还得好好地进行反思。”

  毛泽东在深刻的分析肉刑的来源后列举生动的事例,严肃地指出用肉刑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各部队中打人最厉害的,士兵怨恨和逃跑的就越多。”

  (闪回)

  三纵队第八支队某长官爱打人,传令兵、伙夫差不多跑完了,连军需、上士及副官也跑了。

  九支队二十五大队爱打人,群众叫他;‘铁匠’,充满了怨恨。

  特务支队第三队爱打人,跑了四个伙夫、两个班长,其中一个班长萧文成临走时还留下一封信:“我并不反对革命,只是受不了当官的打骂,才要走的!”

  三纵队曾经发生一个排长和两个士兵自杀事件……

  毛泽东具体地提出纠正的办法:“应该加强我们的责任,努力于说服精神和自觉遵守纪律精神的提倡,去克服这个违反斗争任务的最恶劣的封建制度。”

  代表们兴趣盎然地听得津津有味。

  毛泽东:“最后一个问题——‘红军军事系统与政治系统问题’到此也讲完了。”

  壁钟也敲响了十二下。

  陈毅大声地宣布:“上午会议到此结束,下午二时整继续开会。现在休息。”

  壁钟敲响二下,下午的会议又开始了。

  陈毅大声宣布:“同志们,继续开会啦。现在请代表们做好思想准备,用举手的方式表决通过《政治决议案》、《废止枪毙逃兵决议案》、《接受中央指示决议案》、《拥护(中央对机会主义及托洛斯基主义反对派的决议)的决议》、《士兵决议案》等项决议。请代表赞同意见的同志举起手。

  陈毅愉快与迅速地和毛泽东、朱德交换眼色。

  陈毅大声地宣布:“上述决议,已获得代表们的一致通过!”陈毅略停,又高声地说:“现在,大会进行第二项议程,以无记名投标的方式选举产生红四军新的前敌委员会书记、委员和候补委员。”

  经过热烈而紧张地填票、监票、唱票、计票等程序。

  在黑板上写着:“红四军前敌委员会组成名单——

  书记:毛泽东

  委员:毛泽东、朱德、陈毅、李任予、(力一)、黄益善、罗荣桓、林彪、伍中豪、谭震林、宋裕和、田桂祥

  候补委员:杨岳彬、熊寿祺、李长春。”

  陈毅指着黑板上名单,高声地宣布选举结果:“同志们,经过代表们的无记名投票方式的民主选举,终于产生了以毛泽东等11人为委员、以杨岳彬等3人为候补委员的新前敌委员会。大会一致推选毛泽东同志任前敌委员会书记,大会决定不设置军事委员会。”

  这时,会场里响起了暴风骤雨的掌声,代表们热烈地欢呼着,表示衷心拥护大会选举的结果。

  陈毅致闭幕词:“同志们,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大会顺利地完成了各项议程,我们把大会真正开成了一个团结的大会,取得了圆满成功!”

  陈毅着重地说:“在这里,我要特别强调指出的是,由毛泽东同志从政治家的激情、睿智而豪迈向大会所作的《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决议案》的报告,第一次系统地总结和吸取了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和广州起义的经验教训,重申了党指挥枪的重要原则,这是我军的建军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报告还划时代地从我国社会环境和党内思想矛盾的实际情况出发而得出了科学的结论,其实质就是强调党员既要组织上入党,更要在思想上入党,要自觉地经常用无产阶级思想去改造非无产阶级思想。”

  陈毅总结说:“总之,我们深信,毛泽东同志所作的这个报告将给中国革命以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也许,目前我们就像站在梅花山的大山脚下,一时还难以认清它的全部内涵,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将越来越受到它影响。因此,我们对毛泽东同志所做的这个决议报告的学习与研究还刚起步哩。我恳切希望同志们下苦功继续努力去研究它,并认真地贯彻到实践中去。”

  陈毅稍停,庄严地:“现在,我宣布中国共产红军第九次代表大会胜利闭幕”代表们全体起立,热烈的掌声与欢呼声汇集在一起。

  代表们逐渐离开会场。

  主席台只剩下毛泽东、朱德和陈毅三人。

  陈毅由衷地佩服:“润之兄,这次大会能取得如此圆满成功,得益于你所付出的心血和智慧啊!”

  朱德也随即附和道:“是啊!能开好这次大会,跟润之的呕心沥血分不开,你做了一件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啊!”

  毛泽东连忙纠正道:“玉阶兄、仲弘弟,你俩可没说对啊。为了开好这次大会我们是在打‘桥牌’,而不打‘麻将’。就是说,对于党内的错误思想,通力合作地跟它进行不调和的斗争,而不是以往那样孤军作战,既难看住‘上家’,也难防住‘下家’。

  毛泽东稍停,又继续叙述道:“就说玉阶兄吧,你是大家公认的敦厚长者。仲弘弟秘密去上海向党中央汇报工作期间,你从革命大局出发,请我回红四军主持前委工作。我忘不了我俩在临江楼前大榕树下那次促膝谈心,那真是肝胆相照呀!当仲弘弟从上海带回‘九月来信’和周恩来关于‘毛泽东同志仍为前委书记’的口头指示时,玉阶兄能从坚强的党性表示完全服从,坚决地表示‘过去的东西我收回,请毛泽东同志回来。’我回来之后,我俩联手抓紧新泉整训,协助筹备古田会议,玉阶兄你是有功之人哪!”

  朱德谦逊而大度地:“这次大会由于能够这样全面总结这一时期的经验教训,就为在政策和组织规模上完全奠定我军历史的建军基础,因而促进中国马列主义军事路线的纲领能以完备的姿态出现。这一伟大的创造功绩,自然得归功于润之呀!”

  毛泽东侃侃而谈地:“还有仲弘老弟呀,你那种勇于承担责任的胆略和坦荡无私的君子胸怀,这一切都深刻地烙印在我的脑海里呀!”

  陈毅与朱德异口同声地:“我们可别忘了周恩来呀。虽说他没能亲自参加这次大会,但对这次大会所起的积极作用也是功不可没啊!他多么地超凡脱俗!只有他才能这样慧眼识珠地发现润之兄超凡的远见和雄才大略,也只有他才能以极大的信任和坚定的支持后待当时处于逆境和重病中的润之兄。他还通过‘九月来信’充分肯定润之兄首先提出并已付诸实践的工农武装割据与农村包围城市的基调,从而有力地指导了大会。”

  毛泽东边听边频频点头,表示完全赞同他俩的观点。

  陈毅坦诚地征询意见:“润之兄,还在上海时,曾有人提议让我到红七军或鄂豫皖去工作。当时,我只是表明,必须先把你请回来。如今,你已经回到红四军,这次‘九大’大伙又一致选你为前委书记。看来,我可以放心地走了。”

  毛泽东急忙挽留道:“仲弘老弟,我看你还是留在红四军好啊。‘朱毛朱毛’,朱离不开毛,毛也离不开朱呀!同样,朱毛也很需要你仲弘老弟啊!”

  陈毅深思片刻,便爽朗地大笑起来:“那好吧,俗话说‘恭敬不如从命’我就决定留下来了。反正去哪里有事干革命,选生的不如选熟的,哈哈……”

  朱德乐开怀地大笑:“好啊,就让我们永远团结在一起,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吧!”

  (字幕)“1929年12月29日中国共产党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通过了彪炳史册的《古田会议决议》,提出了建党建军的一系列重要方针和原则,是建党建军的里程碑,从而保证了我党我军的无产阶级先进性,从胜利走向胜利,古田会议永放光芒!”

  黄兆森作于2016、4、8

  福建省上杭县北环东路龙头巷40号     邮编:364200